当前位置 >> 最新动态
妇女研究学科化的百年历程
2010年3月9日 16:49

  一百年来,在妇女运动光辉实践的基础上,中国的妇女理论研究蒸蒸日上。

  20世纪上半叶妇女理论开始冲破封建牢笼

  早在1908年纽约妇女罢工之前的1904年4月,中国的《妇女界》便发表了《女子家庭革命说》,《神州女报》发表了《女子家庭革命论》,严厉谴责封建社会压迫妇女的“三从四德”。也就在哥本哈根会议把3月8日确定为“国际妇女节”的时候,1909年中国出版了《女论》,大声疾呼“革男尊女卑之恶习”。在辛亥革命中,有许多著作为妇女争教育权、参政权。

  在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中,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发表多篇文章,批判“女子的一方完全牺牲于男子”。这一时期妇女理论的特点是超前的妇女理论转化成为轰轰烈烈的妇女运动,反对妇女缠足,抨击男女授受不亲,批判男女分校,可是,当时有些人的理论也有矫枉过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倾向,比如“废除家庭派”的理论便是误导。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瞿秋白、张闻天、董必武都写文章,批判压在妇女头上的“四权”,大声疾呼男女平等。1944年8月毛泽东和张闻天一起,用为《解放日报》写社论的形式,大谈“家庭民主”。紧接着,毛泽东又于1944年8月31日致信博古,“提倡‘走出家庭’与‘巩固家庭’的两重政策”。在这一时期妇女研究的主要特点是妇女理论转化成了保障妇女自由的法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区,于1931年颁布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1939年又公布了《陕甘宁边区婚姻暂行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由妇女理论家和妇女活动家共同组成了婚姻法起草小组,在大量调查研究、充分听取男性和女性意见的基础上,经过40次修改后于1950年4月提交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七次会议讨论、通过。同年5月,共和国颁布了这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婚姻法采用了妇女理论的精华,洋溢着男女平等的思想,曾被人赞为“女性圣经”。

  20世纪80年代初“妇女学”在中国破土而出

  共和国成立不久,有二十多个省市分别办起了妇女刊物,每省至少一家。刊物宣传妇女自立自强、结婚离婚自由、男女同工同酬。随着妇女参政理论的普及,20世纪70年代妇女在人民代表、省市领导班子中的比例占到了25%。

  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妇女理论的研究进一步解放思想。1982年11月26日的《解放日报·新论》所载的《妇女问题杂议》一文指出:“重男轻女思想的回潮,要求我们加倍重视妇女学研究”。此文两次使用“妇女学”这一概念。这是在中国的理论报刊上第一次出现“妇女学”这一学科名称。1984年由全国妇联主办的《妇女工作》第9期上又发表了《完善和发展妇女学问题》。文章分三部分:“一、妇女学将在中国应运而生”;“二、妇女学的框架”;“三、中国妇女学应有的特色”。《妇女工作》的编者侯荻同志为此文加了一个很长的按语。这是中国妇女学的第一个框架。这个框架提出的“妇女的特点”、“妇女的地位和作用”、“妇女解放的道路”、“妇女的教育”、“妇女的组织”、“妇女运动史”、“妇女学说史”、“研究方法”等八个方面,尽管比较粗糙,但在当时是有新意的。后来《妇女学概论》、《中国妇女学》之类的专著也参考并吸收了这个框架的有用成分。可是,当时也有人反对提“妇女学”,认为“妇女学”是西方的,坚持在中国只能用“马克思主义妇女理论研究”。有位理论家在纪念“三八节”的文章中,指责“‘妇女学’是资产阶级的”,以致有些地区一度免谈妇女学,回避妇女学。

  1986年1月27日《中国妇女报》经过一番精心准备之后,发表了题为《迎接妇女学的黄金时代》的文章。《中国妇女报》为此文加了一个比《妇女工作》1984年的按语还要长的400多字的按语。《中国妇女报》的编者按指出:“我们相信,经过一个自下而上,从自发到自觉、从零碎到系统的探索之后,一门新的综合研究妇女问题的学科一定会产生。为了探索与发展,本版特辟〈理论探讨〉专栏,以发表研究者的各种见解,集思广益,促进这门学科的尽早建立。”

  按语是战鼓,是春雷。随着全国妇联一报一刊的两个按语而来的是中国的妇女学如雨后春笋,茁壮成长,蓬勃发展。

  世纪之交妇女学研究的五大飞跃

  历史进入20世纪末叶和21世纪初叶这段时期,我国妇女学界年年都开几次全国性的研讨会。30多个省市加起来,每年都举办数十次有关妇女学的专题研讨会。有关妇女学的国家级课题由每年的几十个增加到每年百余个。1999年中国妇女研究会成立,地方也有相应的妇女研究社团百余个,仅中国妇女研究会的团体会员就有111家。

  近一二十年,中国的妇女学研究在展翅高飞。

  从妇女学讨论的重点上看,正在由80年代的妇女与家庭、妇女与生活方式的讨论,转移到妇女与经济、妇女与法律,再进而实现了向社会性别研究的飞跃。在社会性别的研究方面又由从应用性理论为主,转向应用理论和基础理论齐飞的趋势。这表现在研究成果的出版方面,在20世纪末叶和21世纪初叶的一二十年中,全国有关女性的论文每年都有二百来篇,其中有关性别社会学的占60%上下。每年出版的有关女性的专著五六十部,其中有关妇女学学科的占一半以上。

  从妇女学理论著作的覆盖面看,不仅妇女系统的报刊和出版社发表妇女学作品,中央级、省市级的综合性刊物中有关女性的论文也在实现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飞跃。被认为是“男性主流意识较强”的学术刊物,如政治学、经济学一类的刊物,也开始刊登有关性别社会学的论文,实现了零的突破。

  从我国妇女学理论教学与研究的覆盖面看,在20世纪末叶和21世纪初叶的一二十年中,实现了从凤毛麟角到遍地开花的飞跃。许多高校、党校、科研单位都开设了妇女学课程(含女性学、性别学、社会性别学),中国还有独立建制的女性学系,大江南北有多所以妇女、女子命名的大学。

  从妇女学的外来与本土的比较上看,在20世纪末叶和21世纪初叶的一二十年中,我国对西方妇女学的观点,虽然继续引进,但更多的是在消化之后,实现了向质疑、挑战和批判的飞跃。翻译外国专著的绝对数虽然仍在增加,但相对数在减少。本土妇女学与外来妇女学有交流、交锋、交融的趋势。中国妇女学的原创性理论在强化。

  从妇女学与相关学科的关系上看,妇女学同社会学、经济学、哲学、文学、人口学、历史学、政治学、党史党建、科学社会主义都有很高的相关系数。妇女学在20世纪末叶和21世纪初叶的一二十年中,实现了从充实、添加到相关学科之中形成交叉学科、到妇女学界另辟蹊径、重新定义、自成体系。妇女学在新语境中,形成了很多新概念、新范畴,如“劳动性别分工”、“社会性别与发展”、“文化内卷”*等等。妇女学适应网络化和新媒体的发展,妇女学产生了不少新方法,正在成为一门朝阳学科。

  21世纪妇女学学科体系日臻完善

  妇女学是个开放的系统,只有起点,永无终点。现在看,专门以妇女为研究对象的妇女学已形成为根深叶茂、经纬交织、一以贯之的学术链。

  从对妇女活动的各个领域的研究看,妇女参与社会,有妇女社会学;妇女参与经济,有妇女经济学(含妇女消费学);妇女参与政治,有妇女政治学;妇女参与文化,有妇女文化学;把各大领域概括起来,又有妇女哲学。

  从对妇女自身的研究看,有妇女心理学、妇女生理学、妇女生殖学、性学。

  从对妇女自身成长过程的研究看,有老年妇女学、青年妇女学。

  从对妇女发展的研究看,有妇女发展理论、妇女人口学、妇女教育学、妇女人才学、妇女犯罪学、妇女组织学、家庭学、贫困妇女学、妇女美学、妇女文学、妇女法学、妇女未来学。

  从对妇女学的演化过程的研究看,有妇女学学、妇女学史(妇女学说史)。

  妇女问题是永恒的话题,妇女事业是永不枯竭的理论源泉。课堂上有开不完的妇女学课程,论坛上有说不完的妇女学论据和论点。妇女学永远是一门耀眼的显学。妇女学既是女性的理论武装,也是男性的理论武装,还是中性人(又称“两性人”)的理论武装。时代发展到今天,在妇女学已经来到人间以后,现代女性如果不懂妇女学成不了杰出女性,现代男性如果不懂妇女学也成不了杰出男性。今日中国的“性别比”严重失衡,妇女参政的比例长期徘徊不前,在女性成长的道路上还有曲折,这些问题的解决都亟待妇女学来引领和推动。“以人为本”的社会决不是只以男人为本。妇女是社会资源、社会主体,妇女能顶半边天,妇女能补半边天,妇女同男人一样都是顶天立地的巨人。我们提倡的科学发展,无疑包括两性之间的协调发展。促进社会性别平等是正在受到人们重视和积极从事的社会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妇女学早已载入《新学科辞海》和《中国大百科全书》。妇女学还要一刻不停地吐故纳新,一泻千里地奔腾向前。中国妇女学的学科建设,过去靠的是男女共同参与,今后依然需要男女肩并肩、手拉手地把妇女学培育成世界学术之林中的长青树。

  中国古代有句名言,叫做:“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今天,我们要理直气壮地把它改为:“四海之内皆姊弟也!”

  注:*文化内卷:指陷在那些在历史上曾起到过进步作用,而在今天已经过时的妇女观、家庭观中出不来,导致固步自封。

 
来源:上海妇女  作者:邓伟志    选稿:张敏
[关闭窗口]
上海市妇女联合会与东方网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镜像
沪ICP备 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