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美满婚姻 >>正文  
为婚姻幸福,请忘掉初恋
2009年2月6日 09:33
  有一种幸福叫遗忘

  刘莲

  忘记他,是一件困难的事。

  第一次见到林征的情形,我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那年我读高二,是开学的第一天。坐在我前面的男孩,突然转过身来向我借一支笔。我看到的是张新鲜的面孔,长得非常帅气,尤其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自我介绍了一番,说他是刚分到我们班的。

  因为我们坐得近,慢慢就熟了。他的学习不算太好,但是仍被选为校学生会主席,因为他的个子高,各项运动样样在行,很有亲和力,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我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暗暗喜欢上林征的。我默默关注着他的一切。课间,他和一群男同学打篮球,我就站在教学楼的走道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在操场上跳跃的英姿。林征喜欢的事情,比如看漫画书、养蚕宝宝什么的,我也都尝试着去喜欢。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后来,全班同学都知道了一件事——我喜欢林征,而他不喜欢我。这让我很难过。

  转眼,我们毕业了。我在一家商场当营业员,他则去了大连当兵。我还是没有放弃追求他,我给他写了很多信,托同学转交给他。终于,他给我回了信,并一直保持联系。

  2003年,我来到上海打工,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促销员,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李强。李强当时是我的顶头上司,他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我的一位非常八卦的同事把我和林征的情况告诉了李强,没想到李强只说了一句话:“近水楼台先得月。”

  后来,真的应了他的那句话。李强比我大整整8岁,也许是他的体贴和善良让我心动,我们最终确定了恋爱关系。很快,婚姻大事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可临到结婚前,我却发现自己仍然爱着林征。我辗转联系到林征,告诉他我要结婚了,我多么希望他能说一句挽留的话,可是他什么也没说。

  结婚那天,林征给我打来了祝福的电话,他的声音是那么平静,好像我们从来就是陌生人一样。

  新婚之夜,我躺在李强的怀里大哭一场。李强是个明白人,他知道我为什么哭,可他还笑着安慰我说:“这么漂亮的新娘,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是因为舍不得爸妈吧?我们会经常打电话给他们的。”

  婚后,李强对我很好。再加上儿子出生后,生活变得忙碌而充实,这让我很少有时间再想起林征。

  今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赶庙会。在茫茫人海中,我一眼就看见了林征,他正和一个姑娘手拉着手。当我叫他的时候,他转过身来,那情景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突然转身向我借笔的少年。

  当时李强把儿子抱到了一边,那个和林征在一起的姑娘也悄悄走开了。他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说:“我老公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很庆幸嫁给了他。”他说:“看起来他对你不错,你真的很幸福。”

  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面对眼前这个让我牵挂了那么久的人,我的心里居然不再有一丝涟漪。和林征匆匆告别后,我慌乱地在人群中寻找李强和儿子,直到看到他们背影的那一刻,我的心才踏实下来。

  我终于明白,这么多年,我始终在追求一个忽远忽近的影子。而现在,我已经彻底将它留在了过去,翻开了生活崭新的一页。

  也许,有一种幸福就叫做遗忘吧。

  重新找到了爱

  阿齐

  妻子是个好女人,她一心一意操持着这个家,并对我体贴有加。可是,我对她的感情却总是淡淡的,好像从来也没有过一丝激情。

  因为我心里知道,我的全部激情都留给了初恋。

  那是10年前的事了。我在一家企业当机床操作工,春天的时候,单位里新分来一位名叫小雨的女大学生。领导安排我来带教小雨,在亲密无间的工作中,我们产生了感情。

  我们像许多少男少女一样开始热恋。两人在一个碗里抢着吃面,一起去放风筝,在电影院里看通宵电影到天亮。可是秋天来了,美好的日子也结束了。因为家庭背景和学历的差距,小雨的父母极力反对我们在一起。最终,在极其痛苦中我们选择了分手。从此,我变得心灰意冷。

  妻子是我的第二个学徒。她没有小雨活泼,没有小雨开朗,也没有小雨漂亮,但我觉得她能使我内心平静。为了给自己一个栖身的窝,也为了向父母有个交代,于是,我和她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平淡之极。我整日流连在外,把家当成了旅馆,甚至连女儿的出生也不能挽回我的心。

  这样混沌的日子过了许多年。直到有一次,女儿得了一场大病,妻子一天一夜守候在旁,而我却看都没去看女儿一眼。女儿病愈之后,妻子坐在我的面前,面无表情地说:“我们离婚吧。”我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那天晚上,妻子领着女儿回娘家了。而我彻夜未眠,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失职,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更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这么多年来,这个家全靠妻子一个人惨淡经营。对于妻子的一片真情和一番心血,我竟然无动于衷。

  我给妻子打电话:“回来吧,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我和妻子第一次约会在咖啡馆,谈论我们未来的命运。她说:“我已经伤透了心,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治疗你内心的伤痛,因为我知道你忘不了曾经的初恋。但现在我发现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我说:“我真的非常对不起你,希望现在还来得及,让我慢慢学会爱你。”可妻子说:“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我决定彻底改变自己。第二天,我早早地回到家,利索地收拾完房间,然后去菜市场买菜,当饭桌上摆满丰盛的菜肴时,妻子领着女儿回家了。看得出女儿的兴致很高,因为一家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团聚在一起。妻子默默地吃着饭,然后去收拾厨房,我跟着走过去,牵了一下她的手,她甩开了。

  我知道,她还不肯原谅我。她之所以愿意回到家里,只是为了女儿开心。

  我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但心里只剩下一个信念:我要让妻子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和妻子约法三章:我每天下班准时回家,晚饭都由我来做,而且洗衣服也由我来承包。她看着我信誓旦旦,终于忍不住笑了。

  现在,我心甘情愿地为这个家付出一切,因为我发现,我已经慢慢爱上了这个家,慢慢爱上了我的妻子。

  “满眼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看着阳台上那几盆含苞待放的花,我知道,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花期了。

  曾经的美好变成苦涩

  杜鹃

  如果不是那个电话,我的生活应该还是那么平静,有一个爱我的老公和一个可爱的儿子,像大多数家庭那样平淡而从容。

  但是一个电话,却在我的心里掀起了波澜。

  那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嗓门很大,问我是不是杜鹃,紧接着他在电话里说了一大通话,可我一句都没有听明白。大概过了一分钟,他突然哭了起来,问我还记不记得他。我说不记得了,他说,他是陈海。我的天哪,怎么会是他?我脑子里刹那间一片空白。都过去14年了,他怎么突然冒了出来?

  陈海说很想和我见上一面,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陈海是我爱上的第一个男人。14年前,我们还是少男少女,那时的爱是那么纯洁无瑕,至今让我刻骨铭心。只是由于各自父母的阻挠,我们没能走到一起,这成了我心中最大的隐痛。

  傍晚时分,陈海捧着一大束红玫瑰意外地出现在公司门口。我望了他半天,很久都没缓过神来。我几乎不敢相信,以前那个爱抠鼻孔、一说话就会脸红的男孩,和眼前这个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帅气男人是同一个人。他一见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我突然间觉得心跳加速,满脸通红,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他接着说道:“你还是像以前那么可爱。”我更加不好意思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平静下来,慢慢和他聊了起来。原来,自我们分手之后,他去了广州,如今在一家香港企业任主管。我的电话,他是辗转从朋友那里要来的。

  当晚,陈海邀请我一起吃晚饭,事先我向老公撒了个谎,说要晚点回家。吃饭的时候,我问起他的家庭,他说他和老婆是在广州相识的,如今孩子已经4岁,但他们之间没有多少感情。我劝他别傻了,应该为孩子多想想。他不停地叹气,说自己过得实在太沉重,几乎没有一天开心的日子。突然,他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是个有家的女人,当然要好好过日子。他摇了摇头,直截了当地说:“我想和你在一起。”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傻傻地坐在那里,听他接着说道:“不瞒你,这些年我接触过不少女人,但发觉没有一个比你好。这次来找你,我就是希望你跟我走。请相信,我们再也不会分开。”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陈海没有强迫我,说一切尊重我的意愿。

  回到家后,我思绪万千。我和老公的性格差异很大,老公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而我却非常要强,因此生活中不免有很多摩擦。但是,要让我离开他,离开女儿,我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

  陈海回广州去了。不过他常常给我打来电话,向我诉说衷情。

  去年秋天,陈海再次来到上海。这次,他把一纸离婚证书递到了我的面前,说他想和我永远在一起。我为他的鲁莽感到不安,也为他的一意孤行感到担忧。

  而更让我始料不及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冲动的陈海居然没经过我的允许,约我老公出去谈了一次。他们谈话的内容,我至今不得而知,但后果却非常严重。那天晚上,老公一回到家就和我吵翻了天,一向沉默寡言的老公用各种恶毒的字眼骂我,丝毫也不听我的解释。而到了半夜,老公又向我痛哭流涕,祈求我不要离开他。我心力交瘁,几乎无力应付这种局面。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生活在焦虑和不安中。老公的情绪时好时坏,女儿的眼神惊恐得像只小兔。

  我真的不明白,曾经的美好为什么如今变得如此苦涩?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张敏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