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美满婚姻 >>正文  
接受爱,但不躺在爱上
2009年2月13日 10:01
  一座城市,温暖激励了一位残疾人。

  这位残疾人又以爱为支点,努力回报社会,感动了一座城市。

  “爱心传递”31年,每一份大爱皆被化作涓涓细流的坚持,成就了平凡小事中无微不至的关爱。

  付出爱,传播爱,接续爱。罗爱儿爱心群体,共同谱写了一篇小城大爱的感人故事。

  春节前的湖州,寒风料峭。

  因为长途车晚点,记者赶到湖州城边的红丰下塘小区吴家弄时,已过了约定的采访时间。

  远远地望见记者,吴家弄口一位拄着双拐伫立多时的女子笑着喊道:“是上海来的记者吧?”摄氏零下4度的冬日里,这声音透着一股热烈的活力。

  及到跟前,她再一次热情地招呼:“快来,外边冷,到屋里坐。”

  面对再也没有知觉的双腿,面对很难自控的大小便,她撕心裂肺地哭过

  这是一间清新明亮的屋子,虽然面积不大,但却整理得干净整洁,井井有条。这是罗爱儿的家。

  “怎么样,屋子里还算干净吧?都是自己拾掇的,因为我有洁癖呢。”看到记者四下打量的目光,罗爱儿朗朗地笑着,开起了玩笑。

  眼前的罗爱儿,皮肤白皙,脸颊秀美,笑意盈盈,若不是夹在腋下的双拐,很难将她的名字与残酷的命运联系起来。

  可是,1977年4月23日,命运却那样真切地给了罗爱儿一个悲剧。

  原湖州三中高二(1)班班长李伟,如今仍然清晰地记得事情发生的点点滴滴。当时只有17岁的他亲眼见证了悲剧的发生,也第一次目睹了生命的脆弱。

  “我离得最近,看得最清楚。”31年来,罗爱儿遭遇车祸的那一幕,时时在李伟脑海中掠过。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一切都生机勃勃。罗爱儿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年级团支部组织的“学雷锋送肥下乡”活动,返程途中经过湖州城南门一字桥北堍下坡段。由于没能控制好车速,当时4名女生骑的三轮车飞快地冲到了最前面。

  恰在这时,一辆卡车从左侧迎面驶来,避让不及的她们连人带车从三四米高的引桥上掉了下去,撞上路边的一排树木。坐在左侧的罗爱儿被压在三轮车下,当场休克。

  这一天,离罗爱儿的18岁生日不到一个月,高中毕业仅剩75天。

  经过抢救,罗爱儿活了下来。然而,这个身高一米七五、高挑清秀、一直活跃于校篮球队的花季女孩,却从此成了生理上的“活死人”:外伤性截瘫,腰部以下丧失知觉,只能靠轮椅和拐杖生活,而且终身不能生育,大小便也从此失禁。

  面对再也没有知觉的双腿,面对很难自控的大小便,面对每天都要犯愁的吃喝拉撒和一次又一次手术,罗爱儿撕心裂肺地哭了。

  生命如此脆弱,现实如此残酷。那些日子,躺在病床上的罗爱儿一遍又一遍问自己,命运为什么对自己这般不公,在生命的花季夺走了她追逐梦想的权利,却留给她一副残障之躯?

  “来,给你加点水。”没等记者回过神来,罗爱儿已手脚麻利地站起身,一手拄拐杖一手端起茶杯,进了厨房。

  “车祸后,我几次想到过死。”厨房里,传来罗爱儿的话音,轻描淡写。“后来看到自己的同龄人上学、参军、工作、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我也不止一次消极过。”

  罗爱儿走出厨房,把茶杯稳稳地递到记者手中。回转身,她指着自己后背说:“车祸以后,我这里植入了一块约20厘米长的钢板。31年来,它一直支撑着我残缺的身体。”随后,她又指指心口说:“不过,是爱的力量,给了我重生的勇气。我不能让爱我的人失望。”

  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落在客厅地板上。小屋里渐渐多了几分暖意。

  她的床头柜里,珍藏着一摞爱的“账本”

  罗爱儿致残后,经济困难成了一家人最沉重的负担。

  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罗爱儿,日子一直过得不宽裕。父亲在湖州豆制食品厂工作,母亲是湖州人民布厂的劳动模范,两个哥哥中有一个也是残疾人。

  1977年,考虑到罗爱儿一家的实际困难,当初近8000元的手术费由政府负担了5000多元。罗爱儿的生活费则由市民政局按月发放,每月12元。由于特殊的身体状况,罗爱儿还有一份护理费,分别由其父母所在的单位和湖州三中三方每月各负担13元。

  那时,罗爱儿伤情经常反复,打针、吃药,每月补助的费用常常捉襟见肘。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罗爱儿的父亲找到当时的湖州市领导请求帮助。

  1981年的最后一天,湖州市政府专门拟定了《关于对罗爱儿残疾所需生活费、护理费、医药费的处理意见》,把她每月的护理费提高到75元。这,是湖州市政府为罗爱儿这个普普通通的残疾人专门下的第一份“红头文件”。

  “31年,市里先后3次下文,安排解决我的生活费、护理费和医药费用。”罗爱儿心怀感激。这3份文件,她保存至今。其中的分量,罗爱儿握在手里,掂在心里。

  关爱,不仅仅来自于政府。罗爱儿致残后,她的故事在湖州口耳相传,很多陌生人听着故事走进她的生活,陪伴她走过风风雨雨。

  关心罗爱儿,是湖州三中坚持了31年的传统活动。三中的学生毕业了一批又一批,可总有一班学生来罗家定期打扫卫生,帮助料理家务。每隔一星期,罗爱儿的小屋里就会听到他们清脆的笑声,看到他们欢快的身影;三中的校长换了一届又一届,但每位校长到任后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看望罗爱儿,离任时又郑重地把罗爱儿交托给下一任校长。

  湖州艺术与设计学校幼师班毕业的高梅,认识罗爱儿时只有16岁。知道罗爱儿爱干净,她每次到罗爱儿家都会把角角落落擦得干干净净。罗爱儿喜欢听歌,一听到音乐,什么烦恼都会忘记。每次来时,高梅也不会忘记发挥自己的特长,为阿姨唱上几曲。

  “特别是刚工作那会儿,我每天都到阿姨家报到。”在高梅心里,罗阿姨像妈妈一样亲。

  大学毕业后到湖州工作的安徽籍大学生李辉,2003年底从同事口中听说罗爱儿的故事后,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帮助罗爱儿的群体。李辉是个内敛的人,平日里默默地给罗爱儿买药,为她打饭打菜。晚上下班后,来罗爱儿家中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说到这里,罗爱儿再次起身。

  “让我来帮你。”记者忙迎上去。罗爱儿笑着摇摇头,转身进了卧室。不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

  揭开盖子,盒子里露出一摞厚厚的稿纸,已被岁月浸染得有些发黄。“这是我31年来的‘账本’,里边记录了我这辈子都无法还清的‘人情债’。”罗爱儿抚摸着稿纸,语音低低的。

  因为经常翻阅,这些用方格稿纸装订的“账本”大多磨破了边角。稿纸上的字句,誊抄得工工整整。31年来,曾经关心、爱护过罗爱儿,给过她帮助的单位、团体、个人一一在册:湖州中心医院青年文明号集体、湖州师范学院信息工程98级房地产班团支部、三轮车师傅陈成林……

  “高盛盛,湖州师范学院信息工程学院学生,一个懂事的大男孩。”指着稿纸上的一个名字,罗爱儿眼神里浮现笑意。

  五年前,高盛盛跟着学哥学姐走进罗爱儿家。这个80后的大男孩,从未干过家务。可从那天起,他学会了打扫卫生、帮罗阿姨洗头,替罗阿姨端屎端尿。

  去年10月,临近毕业的高盛盛给罗爱儿带来了“接班人”———大一新生志愿者,请他们在以后的四年里代替自己,承担起照顾罗阿姨的责任。临别,高盛盛交待了照顾罗阿姨的6条细则:

  1、罗阿姨行动不便,不论走到哪里,都得记着给罗阿姨带上痰盂,照顾好她的大小便;

  2、罗阿姨的生日是5月20日,生日时一定要给罗阿姨买个蛋糕;

  3、要随时关注阿姨的身体健康,有事没事多给阿姨打打电话;

  4、有空就要到阿姨家去,搞搞卫生,陪阿姨聊聊天。去的时候,要给阿姨买些水果。阿姨喜欢唱歌,喜欢听新鲜事,要多讲讲有趣的新闻;

  ……

  其实,这“6条照顾细则”,在湖州三中和三中拆分后成立的浙江信息工程学校、湖州艺术与设计学院,已传了一代又一代。

  “赖爱郡,浙江信息工程学校98级房地产班学生,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罗爱儿至今难忘,赖爱郡和她的同学们给自己过的那个特殊“生日”。

  1999年5月的一天,罗爱儿被接到浙江信息工程学校98级房地产班。一进教室,她呆住了。平日朴素的教室挂满了彩带,充溢着喜气。黑板上写着“22岁生日快乐!”

  罗爱儿既高兴,又纳闷。今天正是她40岁的生日,没想到学生们会记得这个日子,但“22岁”是不是记错了?

  一个名叫赖爱郡的女孩儿走上前去,告诉她,从1977年罗爱儿致残到现在,已经22年。这22年,对罗爱儿来说,是一个新的人生。“22岁生日快乐”,是纪念她顽强地度过了22年,是祝福她今后的人生过得更加快乐。

  泪水,从罗爱儿眼里夺眶而出。

  “没有他们,我早就死了成百上千次。什么都可以忘记,他们为我做的点点滴滴我不可能忘记。”

  为了给她的病房装上窗帘,骨科病房的护士翻遍了医院的仓库

  在罗爱儿心里,湖州中心医院是蓝色的,那种纯纯的蓝。

  那是一方窗帘的颜色。

  2001年8月,因长期久坐,罗爱儿臀部长了一个囊肿,必须手术。不久,罗爱儿开刀,住进了7病区骨科病房。

  罗爱儿的到来,忙坏了骨科病房的护士们。病房内的8名护士要照顾病区内的40个病人,本来就忙得团团转,可她们还是尽力给罗爱儿以“特殊待遇”,每隔半个小时,护士就去看一次罗爱儿,为她换床褥,换内衣,翻身。

  罗爱儿住的13床紧挨着走廊,廊上人来人往,罗爱儿换衣翻身多有不便。考虑到罗爱儿的隐私,医院为她在窗上装了一块淡蓝色的窗帘。

  窗帘虽不起眼,却是医院里绝无仅有的先例———为了随时观察病人的情况,医院一般是不允许装窗帘的。为了给罗爱儿装上窗帘,骨科病房的护士翻遍了医院的仓库,才找到了这方帘子。

  小小的窗帘,诠释着罗爱儿与湖州中心医院由来已久的缘分。

  1992年,中心医院职工匡晓华在下班路上偶然听到两名妇女在谈论罗爱儿的遭遇,她停住脚步,向那两名妇女要来了罗爱儿家的地址。第二天下午,匡晓华一下班就骑着自行车直奔北门,找遍了附近一带的居委会,终于找到了罗爱儿的家。

  当时,罗爱儿独身一人住在一间老屋子里,由于生活不能自理,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霉臭味,匡晓华忍着难闻的气味忙活了好几个小时,才把房间打扫干净。

  过了一天,她又来到罗爱儿家扫地、洗被单、晒棉被,还特地带来了一个花瓶和一束康乃馨鲜花。此后,匡晓华成了罗爱儿家的常客。她还带来了全院的年轻医生护士。

  去上海更换鞋子、筹办婚礼、开刀手术、定期上门治疗、举行结婚10周年庆典……罗爱儿的生活里,从此多了一群忙碌的白衣天使。如今,她们和罗爱儿的一张张笑脸,定格在湖州中心医院妇产科记载创建全国“青年文明号”足迹的相册里。

  “再苦,也不能放弃对幸福的追求;再难,也要让人生的旅途撒满阳光。”31年来,无数颗温暖的心,一点点解开了罗爱儿梦想破碎的心结,她在心底默默立下人生信条:“坚强快乐地活下去,这是对那些给予我无微不至照顾的好心人最好的报答。”

  “我只是让人家明白,像我这样的人还在快乐地生活,人生还有什么坎迈不过去。”

  偶尔,罗爱儿会一个人拄着双拐,去家附近走走,散散心。

  放眼四周,眼前这座生她养她的城市早没了31年前的旧模样。不过,透过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罗爱儿仿佛仍能嗅到家乡独有的温文尔雅、脉脉人情。

  东西苕溪滋养了湖州的富庶与丰饶,也滋养了湖州人温和质朴、重情重义、仁爱含蓄的秉性。这种秉性,让一场31年的爱心接力一如悠悠的苕溪水,绵绵不绝。

  “30多年来,大家对我的照顾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我得到的已经太多太多。”这些年,罗爱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身体残疾了,但我是精神的富有者,我得到了那么多的爱。我该怎样把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对社会的感恩传递出去?”

  多次手术后的罗爱儿,如今经常性头痛、腰痛、背脊痛,肠胃不好,臀部有刀疤不能久坐。而且随着年龄增长,免疫力下降,她又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肾功能衰竭等疾病。

  “这样的身体状况,能为别人、为社会做些什么呢?什么才是感恩?”罗爱儿一直在寻找答案。

  对自己这个想法,罗爱儿认为很自然:“这是人最自然不过的反应,谁对我好,我一定会对谁好,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他着想,为他考虑。”

  这是古人讲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这些年,罗爱儿对于感恩的理解早已超出这个最基本的范畴。

  相处日久,罗爱儿慢慢发现,来帮助她的志愿者、好心人,生活中也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也有着自己的烦恼和困惑。曾经有一位年轻的女志愿者,感情、事业出现问题。情绪低落时,她想到了罗爱儿。“罗阿姨,我很痛苦,想找你聊聊。”因为多年的交往,女孩早把这个同样喜欢“超女”的罗阿姨当成了自家人。

  女孩把所有的痛苦和困惑,向罗爱儿一一吐露。1个小时后,那个女孩扑哧笑出了声。离开罗阿姨家时,已是一脸阳光。

  “其实,我只是让她明白,像我这样的人还在快乐地生活,人生还有什么坎迈不过去。”健谈而开朗的罗爱儿,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存在的价值。

  年轻人感情碰到挫折,工作不顺利,罗爱儿会告诉他们不开心时记得找罗阿姨聊聊;七八十岁的长辈孤独苦闷时,罗爱儿会拨上一通电话,慰藉他们的内心;朋友、同学遇上困难时,罗爱儿不会忘记给他们一个拥抱。

  “原来我这么坚强地活着,在精神上对他们也是一种鼓励,给了他们信心。”罗爱儿坐不住了。

  在一尘不染的新居里,罗爱儿开始编织自己人生新的梦想———开通一部热线电话,给那些正在遭遇困难和不幸的人,送上鼓励和祝福;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更多的人送上精神的食粮和战胜困难的勇气。

  “我要把大家对我的爱传递下去,让这段爱心接力永不停止。”等待中的罗爱儿充满了憧憬和信心。

  她的想法很快得到了湖州团市委的肯定和支持。

  “再苦再难,心不能死;再苦再难,身边总会有帮助你的人。”

  2007年12月5日,“罗爱儿热线”正式开通。这是湖州市首条互助热线。

  罗爱儿没有想到,打进热线来的第一个电话是巧玲,一个已经有近30年没有联系的老同学。

  巧玲说:“爱儿,我为你的坚强所感动!我为你有这样的爱心而心动。”原来,巧玲是从媒体的报道中得知罗爱儿开通了热线。她对罗爱儿说:“请告诉我,我可以做点什么,让我们一起把爱传递。”

  “每一个热线电话背后都是一个故事。”说到这条热线,罗爱儿感慨万千。

  热线开通一年来,天南海北的人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有想沟通交流的,也有前来咨询求助的。金华英雄孟祥斌的妻子把罗爱儿当成了知心大姐;江西宜春一位22岁的残疾姑娘在电视上看到罗爱儿的报道后,打来电话寻求援助……

  不管电话那头是谁,拎起电话,罗爱儿总是耐心地倾听,细心地诉说着自己的故事:世上没有迈不过的坎,没有越不过的坡。再苦再难,心不能死;再苦再难,身边总会有帮助你的人。

  支撑着“罗爱儿热线”日常运作的,其实是一个庞大的爱心群体。

  “爱心,是我们共同的事业。”先天性残疾的范晓云擅长法律、心理咨询,热线一开通,他就主动报名加入了服务团队。

  一位叫“情满湖州”的热心网友被罗爱儿和爱心帮扶志愿服务群体的故事深深打动,他花了整整一周时间,专门制作了一个“罗爱儿热线”专题网站,在宣传爱心接力31年真情故事的同时,也为更多想加入这一群体的人们提供了沟通与交流的平台。

  考虑到罗爱儿的身体状况,日常的热线接听大部分由志愿者来完成。这支由60多人组成的爱心团队,成员均拥有心理、法律、健康等专业特长。他们通过无线电波,面向广大青少年和残疾人,提供心理辅导及精神援助。

  热线开通后,罗爱儿手中又多了一个新“本本”———里面记的,全是打电话求助的信息,有湖州的,也有外地的:

  “12月7日下午,一个叫金波的女孩在信息里这样说,你好罗爱儿,我也是个残疾人。看了你的报道,我很高兴,我们残疾人又多了份生存希望。”

  “12月12日中午收到一条信息,叫袁阿冬。她说你好,我已21岁,在湖城衢州鸭头店打工。我是通过报纸看到有关你的情况的,呵呵……还真有点羡慕啊!有这么多的人来关心你,而且都来传递爱心。我也是个喜欢帮助人的人,但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去帮助别人,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湖州职院学生狄秀才发来信息问我,罗阿姨,人生在你眼里是什么颜色的呢?我正在跟朋友们聊你的事迹呢……我觉得你心中住着阳光!我们相信爱能温暖整个世界!”

  ……

  小本子上,罗爱儿一条一条记得很仔细。她告诉记者:“我都记下来,是希望自己尽可能多地报答社会。”

  

  正待道别,电话铃响。罗爱儿开心地朝记者眨眨眼,拿好纸笔,接通了电话:“你好,这里是罗爱儿热线。请问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辞别之际,华灯初上。

  暖意融融的小屋里,透出罗爱儿接听电话的声音:“很高兴你信任我,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碰到困难和挫折是正常的,当你困惑、痛苦的时候,请想想我。跟我相比,你是幸运的,我们都该微笑着面对生活……”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航    选稿:张敏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