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美满婚姻 >>正文  
我的情书,是心痛的记忆
2009年4月17日 10:36
  我的情书是一页破碎的枫叶,从崖顶随风而落,坠入谷底的小溪,随之漫漫漂流,被压入了心的最底层。情书的深情与缠绵对我来说是风中的叹息,不知在哪一天的故事里早已飞得无处可寻。

  我和丈夫于1994年结婚。婚后不久,我们便开始了争吵、打闹。儿子的出生并没有缓解我们之间的矛盾,婚姻的死结反而越来越紧。我很快便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于是开始运用写日记、写信的方式试图与他沟通。我准备了一个日记本,将心中所想所愿甚至所歉都写下来,然后拿给他看,问他的想法。有时他会对我所写的表示“同意”,有时他则会说:“这方面你比我强,你写得比我好!”仿佛我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与他比试些什么。

  终于有一天,心灰意冷的我准备彻底作一番了断。我离开了家,希望有一个全新的开始。长达一年半的离婚拉锯战中,丈夫一共给我写了两封信,信中他说着对我的思念,说着自己今后的承诺,说着儿子没有母亲疼爱的凄惶。往日生活中的一些情义重新回到了我的心里,特别是对儿子揪心的牵挂,使我终于放弃了挣扎,重新回到家中。

  然而新的日子并没有新的希望。我努力重新规划着自我的界线,我想学会保护自己,想在一定程度上维持自己生存的权益和能力。所以,新的持久战又开始了。

  由于我离家出走的既定事实,我们的婚姻裂痕中又加入了新的“伤口”。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幻想和希望有时是多么自欺欺人的东西。我一次又一次地明白,面对有着截然不同思维方式的另一个脑袋,沟通是一件多么费力而又毫无成效的事。

  每次风暴过后我依然会静静地写点东西给他,我希望能用水滴石穿的毅力来挽救这个破碎的婚姻,虽然我自己是一个性情如闲云野鹤般轻曼飘远的女人,可我依然咬牙坚持着。一般情况下,他看完我写的东西后会无所表示,但有时,他会把纸揉成一团向我扔回来。于是,我的心就更加地凉了。

  孩子一天天地长大,伤害不可避免地袭向幼小的心灵。有一次我们的“战争”到很晚才结束,我看到儿子在被窝里睁着眼睛等我。我问他为什么不睡,他说:“我担心你。”我告诉孩子:“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的情书,是心痛的记忆。我的情书,无法邮寄。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孟雪燕    选稿:张敏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