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性别平等关键在争取决策权平等
2014年01月29日

  面对女教师在大学中呈现的“无权化”“边缘化”现状,我个人认为,性别平等的根本是决策权的平等和决策者具有社会性别敏感性,而高校女教师也应该积极主动争取自己的权利。《中国妇女报·新女学周刊》连续两年推出《中国女教师发展报告》非常有意义,希望这个报告能引起更多主流媒体的重视,进行更为广泛的宣传,引发更多人、特别是决策者的思考。

  其中关于《高校知识女性发展现状与瓶颈》一文,提到的女教师发展的三大瓶颈问题即生育、早退休、男尊女卑传统观念,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作为农林科技大学这样的理科院校更是这样。前两天我们学院承办了全国植保学院院长联谊会,分别向各学院院长推荐博士生和硕士生,无一例外的答案是不要女生。尽管他们都承认女生很优秀,但顾虑她们因生育会至少5年无法全心全意承担教学科研重要角色。

  对此,我认为高校女性毕业生和教师应该积极主动争取自己的权利。2010年以前,某些高校(如我校)就实行的男女教授60同龄退休。2010年以后,据说是为了缓解教授岗位的紧缺,实行女教授非同龄退休政策。对此,该校的女性教授们联合起来在教代会上共同发声、引经(法)据典,维护了女教授的权利。由此想到,女性的权利要争取,等待他人的施舍是靠不住的。尽管道路漫长并棘刺丛生。

  在争取这个权利的过程中也有个别女教授、女领导对此或不屑一顾、或消极等待、或听天由命、或怕惹是生非,深刻地反映出女性高级知识分子对传统观念和现有的社会性别不平等的屈从态度。

  社会性别制度同样也制约着高校女性知识分子:无法进入学术网络是普遍存在的现实,即使是已经很成功的二级、三级女教授在经费、课题、成果的竞争中也处于劣势。整个社会、学校缺乏支持系统,对女性的排斥成为传统社会性别制度在学术领域的反映,它所隐含的权力、利益基础和意识形态普遍存在。

  面对大学中女教师呈现的这种现象,作为个人无力回天,唯一的办法就是积极倡导、大声呼吁、创造集体发声或另辟蹊径。在另辟蹊径的道路上并非一帆风顺:因为未入科研教学的主流即科研项目、经费、成果等非纵向(国家、政府级别)而备受责难:要么不算研究项目、要么不给科研津贴、要么不记成果、要么不能作为职称评定、职位晋升的指标……当然,经过多年努力,也有一些好迹象,在科研课题的申报、审批方面,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最具有社会性别觉悟,他们将青年基金的女性申请者的年限放宽到40岁(比男性青年多出5年)。这样一来,青年女性学者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比例显著增加,使得女性科教人员信心大增。

  面对女教师在大学中呈现的“无权化”“边缘化”“生育期”“提前退休”“社会性别观念”,我个人认为,性别平等的根本是决策权的平等和决策者具有社会性别敏感性。目前最最重要的任务是社会性别主流化、提升决策者的社会性别觉悟。如果决策权平等了,而决策者有社会性别盲点也将无济于事。比如上个月我们申报省妇联“妇女/性别研究基地”,学校的领导不批准,原因是学校仅仅审批政府部门项目和基地申报,省妇联不是政府部门,是民间团体。我问省共青团项目或基地我们学校是否一样不批啊?答曰:省共青团的项目或基地可以批,他们不是民间团体。由此我感到性别平等的道路极其漫长并棘刺丛生,我们任重道远!

  改变传统性别制度和政策,是我认为力促知识女性的发展、性别平等的根本对策。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