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成果
从自发走向自觉:中国共产党领导妇女 运动的重要启示
2011年07月06日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所 张秀莉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非常重视对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并根据对妇女的阶级分析,逐步确立了妇女运动的指导思想,明确了妇女运动的主体力量和奋斗目标。中国共产党通过宣传和教育的方式,向劳动妇女揭露整个社会和国家机构的实质,使她们逐渐明白了她们的敌人是谁,自己的任务又是什么,使劳动妇女的斗争形式由自发的反抗,逐步走向有意识有组织的自觉斗争。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方针指引下,妇女运动成为党领导的整个革命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历程具有重要的历史启示。

  一、中国近代劳动妇女的力量和内在革命需求

  伴随着近代机器工业的兴起和发展,中国产业女工队伍也日益壮大,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产业女工发展到23万余人,占工人总数的37.4%。到1919年产业女工总数大约有18.3万余人,占全国产业工人总数的35%左右。1920年产业女工总数为16.7万余人,占全国产业工人总数的40.5%。1930年,产业女工人数为37.4万余人,占工人总数的31.7%。1933年女工总数为24.3万余人,占工人总数的48.7%。而轻纺工业工业中心的上海,产业女工无论从绝对数量还是从所占比例而言,都高于全国其他城市。据统计,1930年上海女工人数为125 796人,约占工人总数的56%,1933年的比例为55%,1946年达到58.9%。

  这些产业女工不仅人数众多,而且具有集聚性的特点,主要集中在缫丝、纺织、烟草、火柴等行业。但她们虽然占有数量上的优势,却无法摆脱性别上的劣势。她们整日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时间长、劳动强度大的工作,但所得收入仅及相同行业男工收入的60%左右。所以,她们为维护自身权益的自发反抗斗争也时有发生。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逐步确立了对这些产业女工的指导方针,领导她们走向自觉的解放斗争之路。

  二、中国共产党关于妇女运动指导思想的逐步确立

  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成立后,在中共“二大”、“三大”、“四大”、“六大”中先后颁布了4份妇女运动的决议案,对妇女运动的指导思想逐渐明晰,初步确立了妇女运动工作的指导思想。

  (一)中共“二大”明确妇女运动的奋斗目标

  1922年7月23日,中国“二大”提出了我党历史上第一个《妇女运动决议案》,深刻总结了当时妇女的生存现状,明确提出“中国共产党除努力保护女劳动者的利益而奋斗——如争得平等工价,制定妇孺劳动法等之外,并应为所有被压迫的妇女们的利益而奋斗。”中国共产党认为妇女解放是要伴着劳动解放进行的,只有无产阶级获得了政权,妇女们才能得到真正解放。决议案认为党当前为妇女奋斗的目标是:(1)帮助妇女们获得普遍选举权及一切政治上的权利与自由;(2)保护女工及童工的利益;(3)打破旧社会一切礼教习俗的束缚。同时,中国共产党又明确告诉全国的妇女们:“这些运动,不过为达到完全解放目的必须经过的站驿,在私有财产制度之下,妇女真正的解放是不可能的。前进,才能跑进妇女解放的正路。”

  (二)中共“三大”提出“劳动妇女”的议题

  1923年6月,中共“三大”妇女运动决议案将劳动妇女运动作为三个议题之首,指出:“在去年的蓬勃罢工运动之中,已表现劳动妇女在阶级斗争中之重要与意义。”可见,中国共产党在阶级斗争中,发现了劳动妇女运动的能力与作用。决议案提出:中国妇女劳动运动以上海、天津等处为最盛。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须附设妇女部,由女同志负责担任此种工作。工厂劳动运动须通用下列口号:(1)男女工资平等;(2)废止未满十四岁之童工;(3)推翻包工制;(4)星期日休息;以引起男女工人争取自身利益之觉悟。

  (三)中共“四大”提出以“工农妇女”为中坚

  1925年1月,中共“四大”决议案提出了工农妇女是妇女运动的中坚这一主张。这说明,党在新的革命形势下,对劳动妇女这一群体又做了进一步分析,从而发现了工农妇女的骨干作用。“四大”决议案指出:“妇女运动应以工农妇女为骨干,在妇女运动中切实代表工农妇女的利益,并在宣传上抬高工农妇女的地位,使工农妇女渐渐得为妇女运动中的主要成分”。将“妇女运动应以工农妇女为骨干”作为党的妇女工作的重要原则之一,并具体指出了如何使工农妇女成为妇女运动骨干的方法和策略:

  首先,在妇女运动中“切实代表工农妇女的利益”,使她们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妇女运动是为工农妇女求解放的运动。

  其次,在舆论宣传上,提高工农妇女在妇女运动中的地位,从而逐渐使工农妇女成为妇女运动的主要成分,而不是使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妇女成为妇女运动的主体。

  (四)中共“六大”强调提高“产业女工”的阶级觉悟

  1928年6月至7月,中共“六大”提出要重视劳动妇女中的工作,特别强调注意纱厂、丝厂女工,提高其阶级觉悟,以锻炼本阶级的战斗力。党员通过女工夜校对纱厂、丝厂、烟厂、织袜厂等的女工进行工作。于是,女工们在白色恐怖下一度消沉的局面下,又重新振奋精神,鼓起了斗志,斗争的力量逐步恢复起来。

  三、中国共产党领导近代妇女运动的重要启示

  回顾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对妇女运动的探索和实践,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重要的历史启示:

  首先,妇女运动工作的目标要和妇女内在的利益诉求有效结合

  一个运动不但应具有它的确定对象,而且应具有拥护它的广大群众。如果群众没有感觉到这个运动和她们的本身有深切的利害关系,便不会起来始终一贯地去拥护这个运动。一个运动得不到广大的群众的拥护,这个运动便不能在社会上发挥它的作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妇女运动就处理好了这一问题,所以能够得到广大劳动妇女的积极参与和拥护。

  中国共产党对妇女的阶层与阶级划分,对劳动妇女运动与一般妇女运动的区别,都有一个逐步明确的过程。其中劳动妇女运动是一个核心概念。劳动妇女运动是“阶级与性别”相互交融的概念。首先,它是妇女运动中的阶级概念,属于妇女运动范畴。它与一般妇女运动诸如女权运动、女子参政运动相对应,是各阶级妇女运动中“劳动阶级”的妇女运动。其次,劳动妇女运动属于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范畴,即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的劳动妇女运动。前者属于性别中的“阶级”,后者属于阶级中的“性别”。

  其次,妇女运动应与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的更高目标相结合

  在当时中国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背景下,在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中,劳动妇女运动中的阶级与性别关系呈现出以阶级、民族利益为中心的格局。劳动妇女运动的对象首先是资本与剥削,而不是男权。所谓灾难更加深重,一方面是与其他阶级妇女的比较,另一方面是与无产阶级男性的比较。其中,民族压迫与阶级、性别交织在一起,造成了劳动妇女生存状况的更加惨重。可见,劳动妇女运动概念凝聚着阶级、民族、性别压迫与斗争的多种含义。劳动妇女运动的斗争对象是资本剥削制度;劳动妇女运动的目标是人类平等。妇女运动只有在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的斗争中,才能不断求得妇女自身的解放。

  再次,重视宣传教育和妇女运动领导人才的培养

  中国共产党重视通过刊物的宣传和平民学校来加强对妇女的教育和组织工作。1921年12月,由中共委托和领导,中华女界联合会先后创办了平民女学校,并创办党领导的第一种妇女刊物《妇女声》半月刊。《妇女声》在宣言中开宗明义地提出:“妇女解放”,即是“劳动者的解放”,是我们自己切身的利害问题。我们应当抛弃过去的消极主义,鼓起坚强的意志和热烈的精神,在阶级的历史和民众的本能中寻出有利的解放的手段,打破一切掠夺和压迫。

  为扩大和加强对工人的教育组织工作,中国共产党经过艰苦准备,于1924年春开始,在上海沪西、沪东、浦东、吴淞、南市、闸北、虹口等7个区开办了平民学校。针对这些地区女工的实际情况,还开设了妇女特别班。党的著名活动家恽代英专门为平民学校编了课本,由蔡和森、向警予、邓中夏、李立三、杨之华等讲授,向包括女工在内的工人讲解马列主义基本知识,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这些学校培养了一批妇女运动工作的中坚力量,为妇女运动的长效开展奠定了基础。

  中国共产党对妇女运动的成功领导,得益于对产业女工这一新生力量及其内在利益诉求的把握,党在实践中逐渐明确的指导思想及有组织活动,不仅推动了妇女运动的蓬勃发展,也使妇女在民族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