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成果
解放思想与妇女解放
2011年07月06日

  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成素梅

  妇女解放是一个世界性的社会问题,是人类文明与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中国革命成功的一项重要内容和中国共产党取得的伟大成就之一。

  我国妇女解放的序幕是1898年的戊戌变法正式拉开的。但真正有效的进展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的事情。共产党在建党初期就把妇女解放作为解放全中国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当时,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性质决定了我国的妇女解放是一个民主解放、阶级解放和个人解放的问题。具体内容是,废除“缠足”、“包办婚姻”、“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男尊女卑”等儒家礼教对妇女一生中的道德、行为、能力与休养的规范要求,并在实践过程中不断调整妇女政策,从法律上赋予妇女各项权利,为实现男女平等提供有效的保障。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的妇女解放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并提出了衡量妇女解放程度的新标准。具体体现为,追求各种权力的平等,比如,政治权力、法律权力、竞争权力、就业权力、受教育的权力以及家庭财产的支配与享有的权力,等等,并在全社会号召树立尊重妇女的良好社会风尚。

  在这段时期,中国妇女解放的理论依据主要来自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具体表现为,其一,吸收了马克思主义者的阶段分析的观点,把妇女解放看成是阶级解放的一部分;其二,赞同马克思主义者关于“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劳动中去”的观点,把妇女参与社会劳动看成是妇女争取自由与经济独立的前提条件;其三,借鉴了马克思主义的生产与再生产的理论,认为应当把妇女的家庭劳动纳入社会生产的范围,从而揭示了家庭劳动价值的社会性。这些思想认识,由于把妇女解放的途径与目标突出地定位于制度层面与社会化层面,较少考虑性别差异,尤其是女性的生理特征与实际情况,因此出现了盲目追求忽视性别差异的绝对平等,并用男性的社会准则同化与评判女性等现象。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程度的不断深入,随着女性职业化进程的加快、妇女组织的完善,妇女干部的增多等,我国的妇女在身心方面都得到空前的解放,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彰显了我国妇女解放的深度与广度,取得了可贺可喜的进步。

  但另一方面,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女童失学现象、女性失业现象以及女性就业歧视依然存在。据中国妇联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90%的女大学生在求职时感受到性别歧视,在同等条件下,女性的就业率和社会承认度远不如男性。许多女性为了获得男性向往的成功、权力、地位、金钱、爱情、婚姻等,往往会光明正大地不择手段,亵渎女性应有的尊严和社会公德,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

  另一方面,女性群体中出现了两种极端现象,一种极端是,有了权力的女性,在职场上往往会变成权力结构下的另一类“男性”;另一种极端是,许多女性有自卑感,她们为了得到异性的赞赏或为了更好地生存,借助于整容、整形改善自己的外貌,克服自卑心理。

  因此,从这种意义上来,当代中国妇女解放依然任重而道远,迫切需要使女性彻底摆脱被动解放与歪曲解放的局面,真正升华为充满能动性的自觉解放,能够更加理性地面对多元的价值选择,真正走向自强、自立、自爱、自尊,实现人生价值的解放。提倡女性的人生价值观的解放,也就是提倡解放思想。一般情况下,所谓“解放思想”是指打破已经形成的思维定势、传统信念等被称之为思想禁锢的东西,或者,打破现存的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冲破传统文化的束缚,拒绝对外来文化的不加辨别的盲目推崇等,树立尊重自然和尊重人性的思想观念。

  这样,当我们在21世纪讨论妇女解放问题时,仍然还是把“解放思想”单纯地理解为是解除思想约束而获得自由已经不十分合时宜。因为这一理解很容易造成更可怕的误解。“自由”最本质的特征并不是意味着达到无所约束和随心所欲的状态,也不是获得无条件的绝对自由,而是意味着在特有的道德规律规范条件下的自由,是有能力面对各种不确定性的自由。如果说,新中国之前,中国的妇女解放是相对妇女受压迫而言的,是废除一切不合理的制度与习俗,主要体现为阶级解放的话,那么,如何认识一个全面具体的女性,或者说,揭示女性的本质,则是今天讨论妇女解放的一个基本前提和过去谈论妇女解放之不同之处。真正的妇女解放既有赖于女性自身素质的提高,同时也有赖于社会和文化的整体进步。

  从人类起源意义讲,女性原本就是人类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妇女解放之所以被作为一个问题提出,完全是人类社会制度变迁的结果之一,并不是人性之使然。过去妇女解放的目标是废除或抛弃旧的思想观念,现在妇女解放的目标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是重新回到对人性的思考,通过加强关于妇女本性的哲学理论、心理学理论与生物学理论的研究,形成统一的妇女理论来指导广大女性的行为举止。

  当前,西方生态女性主义者和女性主义的科学的人文社会学研究者,通过批判传统科学研究方式与观点,通过极力倡导发展生态文明的,不仅更加突出了讨论“解放思想与妇女解放”这个主题的重要性,而且呼吁大家关注女性在科学研究和生态革命中的潜力,号召世界人民行动起来领导一场生态革命和科学革命,极力倡导保护环境、保护生态、维护动物权力、反对核技术、反对战争等。并通过这场革命重新解释人与人、人与其他生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而形成人与自然之间的新关系,以及男女之间的新关系,并以相互依赖模式取代以往的等级关系模式,反对各种形式的歧视。

  虽然西方女性主义者发动的这场运动是一场政治运动,她们认为,人类面临的环境问题、科学技术问题以及性别不平等问题等,都源于笛卡尔的二元论的思维框架,即先将事物分成对立的双方,认为它们具有不同等级,并且等级高的事物比等级低的事物具有更高的价值,从而等级高的事物对等级低的事物有统治和压迫的权力。而这个世界上对于自然界的支配和压迫,以及源于对性别之间的支配而产生的性别不平等,也都是这种思维框架的具体表现。但是,女性主义者在文学、科学、哲学、政治、经济等领域推翻由现代性塑造的以追求物质利益最大化的分析性思维,树立女性的关爱思维,把妇女解放运动延伸外推到对现代性的批评,对于我们现阶段的妇女解放理论的形成是有一定借鉴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