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北区市民学习型家庭建设情况调查报告
2011-5-3 15:41:19

  《城区创建学习型家庭的策略研究》课题组  

  一、研究背景

  上海市于1999年9月提出创建学习型城市的任务,之后,创建学习型城市的目标被列入“上海十五计划与2015年远景规划”,既顺应了与信息时代、知识经济相伴共生的终身教育国际潮流,又反映了全体市民强烈的学习需求。上海要建成“人人皆学、时时能学、处处可学”的学习型社会,要基本形成终身学习的社会共识、开放的终身教育体系、多模式、广覆盖的学习型组织创建格局,其基础和重点离不开学习型家庭的建设。

  上海学习型家庭建设工作起步于1998年,在上海市妇联的积极推动下,上海的学习型家庭建设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赢得了各方的赞誉。当然,在经济和社会发展速度迅猛的情况下,上海的学习型家庭建设也面临一些新挑战。

  为了了解和掌握市民对创建学习型家庭的认识、态度,为更好的推动学习型家庭建设工作提供民意依据,2007年底开始,闸北区妇联与上海理工大学公共管理研究所联合申请了上海市家庭教育研究会的重点课题,在研究会专家的指导下,于2008年2月-5月进行了“闸北区市民学习型家庭建设”的问卷调查。

  本调研报告根据“闸北区市民学习型家庭建设情况问卷调查表”所获得的资料,以及参考了上海市、区关于学习型家庭建设的有关评价指标体系,综合考察和分析闸北区市民学习型家庭建设的认识、态度与意向,为学习型家庭创建工作提出建议,以便推动家庭学习,促进学习型城市的形成。

  二、研究方法

  本次问卷调查的对象是闸北区的居民家庭,不对家庭成员的户籍做特殊要求。调查共发放问卷600份,回收600份,有效回收率为100%。本调查的具体实施是通过闸北区妇联及9个街道、镇妇联系统的各居委会妇女干部进行的,发放的问卷由调查对象自己填写。问卷的统计分析借助SPSS统计软件进行。

  本次调查主要采取频数分析和交叉分析等方法,前者用来描述闸北居民家庭的学习型家庭建设的认知、意向等方面的基本状况,后者则用于比较不同条件下闸北居民家庭在学习型家庭建设的认知、意向等方面的差异。

  三、调查的主要结果

  (一)背景资料

  (1)受访者中,女性、中老年人较多,其性别、年龄结构更准确的反映了学习型家庭建设活动推进过程中主要的参与群体情况

  在所获样本中,男性占32.5%,女性占67.5%;受访者中,40岁以下的只占19.8%。41岁-60岁的受访者占61.3%。61岁以上的受访者占18.9%。

  由于调查内容是学习型家庭建设,其活动的参与情况向来是女性、中老年人参与较多,因此,这里的受访者的性别、年龄结构可能与闸北区总人口的性别、年龄结构有所偏差。也正因为如此,本调查报告中的数据、比例等更多反映的是积极响应妇联活动的一些居民群体的情况,对男性、年轻群体的相关情况则反映有所不足。这也是通过正式组织系统进行社会调查所不可避免会产生的误差之一。不过,就本研究所关心的主题而言,样本方面存在这样的误差尚不足以对调查的结论的可靠性构成太大的负面影响。因为,从参与学习型家庭建设活动的基本情况来看,这样的性别、年龄结构可能更准确的反映了学习型家庭建设活动推进过程中主要的参与群体情况。

  从上海的长远发展来看,外来人员家庭也是上海学习型家庭建设工作需要涉及的一部分。因此,这次调查也纳入了部分外地户籍人员的家庭。受访者家庭成员户籍情况,上海城市户口的占百分比为70.3%,外省市户口的占百分比为29.3%,港澳台及外籍的占百分比为0.5%。另有5人没有填写家庭成员户籍情况。这些受访者的家庭住房类型,有32.8%的人是自购商品房,13.5%的人是单位福利房,有3.2%的人是廉租房,有20.5%的人是动迁安置房,有5.2%的人是租住他人房屋,有24.7%的人是其它住房类型,另有9人没有填写家庭住房类型。

  (2)受访者家庭人口主要为2-5人,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为0-1人

  受访者的家庭人口(指吃住在一起的,包括答卷者本人),只有1人的单身户有4人,有效百分比为0.77%。家庭人口数为2人的有78人,占13.1%。家庭人口数为3人的有308,占51.6%;家庭人口数为4人的有101,占16.9%;家庭人口数为5人的有84人,占14.1%;家庭人口数为6人以上的有22人,占3.7%;另有3人没有填写家庭人口数。

  受访者家庭中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为0的有260人,占48.1%;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为1的有259人,占47.9%;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为2的有19人,占3.5%;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为3的有2人,占0.4%;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为4的有1人,占0.2%;另有59人没有填写家庭中未满18周岁的儿童人数。

  (3)受访者家庭成员中,文化程度以高中文化程度为主

  在受访者家庭中,18岁以上家庭成员中,具有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包含大学在读)的人数是:37.1%的家庭中有1人;16.1%的家庭中有2人;5.4%的家庭中有3人;1.8%的家庭中有4人。

  在受访者家庭中,18岁以上家庭成员中,具有高中、中专文化程度的人数是:39.1%的家庭中有1人;25.7%的家庭中有2人;8.2%的家庭中有3人;1.4%的家庭中有4人,0.4%的家庭中有6人。

  在受访者家庭中,18岁以上家庭成员中,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数是:33.2%的家庭中有1人;22.9%的家庭中有2人;5.1%的家庭中有3人;1.9%的家庭中有4人。

  (4)八成以上的受访者家庭有1人以上18岁以上家庭成员没有全职工作(包括失业、退休)

  在受访者家庭中,有19.7%的家庭中,18岁以上家庭成员中,都有全职工作。18岁以上家庭成员中,没有全职工作(包括失业、退休)的人数为:31.4%的家庭中有1人;36.6%的家庭中有2人;9.7%的家庭中有3人;2.5%的家庭中有4人,0.2%的家庭中有5人。

  (5)60.6%的受访者家庭平均月收入在2500元以下

  受访者家庭每月平均收入水平,1500元以下的占百分比为35.1%;1501-2500元的占25.5%;2501-3500元的占百分比为13.5%;3501-5000元的占13.9%;5001-8000元的占8.2%;8001-10000元的占2.0%;10000元以上的占1.8%。

  (6)81%的受访者家庭类型为核心家庭和主干家庭,单亲家庭和隔代家庭的比例不算高

  受访者家庭类型为:核心家庭占65.1%;主干家庭占15.9%;单亲家庭占6.9%;隔代家庭占8.1%;再婚家庭占1.0%;寄亲家庭占0.2%;家庭类型占2.7%。

  (7)受访者家庭成员的职业类型主要是企事业经营管理人员、产业工人或服务人员等,家庭经济来源主要是夫妻工资

  受访者家庭成员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27人,占4.9%;企事业经营管理人员71人,占12.8%;专业技术人员49人,占8.2%;普通职员或办事员45人,占8.1%;产业工人或服务人员70人,占12.6%;个体工商户、私营业主10人,占1.8%;民营企业家的3人,占0.5%;自由职业者的32人,占5.8%;其它职业153人,占27.6%。

  受访者家庭经济来源,有5.6%的家庭主要依靠退休金;有54.9%的家庭主要依靠夫妻工资;有15.7%的家庭主要依靠丈夫工资;有6.8%的家庭主要依靠妻子工资;有11.9%的家庭经济收入来自于其它。有5.1%的家庭经济收入来自于多种渠道。

  (二)学习型家庭的认知

  (1)61.2%的受访者对学习型家庭知晓一点或完全不知道

  受访者对学习型家庭的知晓情况,有38.7%的人知道得很清楚;有56.7%的人知道一点;有4.5%的人完全不知道。

  (2)56.8%的受访者不清楚自己家庭是否是学习型家庭

  受访者对自己家庭是否属于学习型家庭的看法,有43.1%人认为“肯定是”;有38.0%的人认为“可能是”;有16.1%的人认为“不是”;有2.7%的人认为“不知道自己家庭是否属于学习型家庭”。

  (3)受访者认为学习的目的主要是增长知识和见识、有利于自己的发展,充实自己的人生

  受访者对学习目的的看法是:有402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增长知识和见识,占67.2%;有210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有利于自己的发展,充实自己的人生,占35.1%;有92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帮助孩子辅导功课,占15.4%;有49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工作需要,占8.2%;有48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拿文凭找一个好工作,占8.0%;有45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考上好大学,占7.5%;有10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其它,占1.7%;有162名受访者回答学习的目的应该是上述各种学习目的中的两种或以上目的,占27.1%。

  (4)对学习型家庭理念的认识存在一定的偏误,需要加强宣导

  学习型家庭建设工作推行的时间并不长。那么,居民对学习型家庭的理念是否准确?我们设计了19个题目,让受访者辨析,以此来分析闸北居民对学习型家庭内涵的理解是否准确。从下表的情况来看,闸北居民对学习型家庭理念有一定的认识,但总的来看,不少市民对学习型家庭的理解还存在不少偏误之处,需要在以后的工作中不断宣导,达到让更多市民更深刻的认识学习型家庭内涵的目的,推动市民以更符合家庭学习的方式创建学习型家庭,推进家庭学习和社会学习风气的成长。

  表1 闸北居民对学习型家庭的理解 
   

 

1非常同意

2比较同意

3不太同意

4很不同意

1只要家庭中某个成员学习效果好、成就显著,该家庭就可以称为学习型家庭。

10.6

34.2

47.1

8.1

2无论何种家庭只要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和能力,使家庭成员在有效的学习环境中,共同积极地学习,就是学习型家庭。

44.3

46.5

8.1

1.2

3全家都是博士、硕士学历,该家庭肯定就是学习型家庭。

16.7

26.3

47.2

9.8

4全家人各忙各的,各自在分散时间学习,也可以称为学习型家庭。

12.3

39.1

40.8

7.8

5学习型家庭建设是一个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的长期的发展过程。

54.4

35.4

7.7

2.5

6学习型家庭是知识分子家庭的专利。

3.7

12.1

60.9

23.3

7每户家庭某种程度上都是学习型家庭。

5.8

37.5

44.6

12.2

8只有个别人的学习,却不见家人温暖而支持的互动分享,那么也不能称之为学习型家庭。

24.8

42.6

24.7

7.9

9特别贫困的家庭不能成长为学习型家庭。

1.8

6.4

39.0

52.8

10只要孩子学习好,父母学不学无所谓。

1.0

5.6

45.5

48.0

11现代社会中学习的目的是应付生存压力。

5.3

32.9

45.7

16.1

12现代社会的学习就是书本知识的学习。

3.5

13.6

64.9

18.0

13学习型家庭中,父母只要指导、督促子女好好学习、考上好学校就可以了。

3.2

17.2

63.5

16.2

14父母见多识广,不需要从孩子那里学习什么。

.8

5.5

64.4

29.2

15现今孩子娇生惯养,要严厉管教才能使其成才。

7.7

35.2

46.9

10.2

16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学习不能改变家人的心智模式。

2.7

9.1

58.8

29.4

17学习与生活是两个互相分离的活动,学习归学习,生活归生活。

3.0

13.9

54.9

28.2

18任何人都是学习对象,任何时间都是学习时间,任何场所都是学习场所。

39.9

38.4

17.6

4.0

19家庭成员各自学习的目标和内容都不一样,不可能一起交流、分享。

5.1

23.5

60.8

10.6

  (三)家庭学习的现实做法

  (1)85.6%的受访者家庭亲子(或祖孙)每天相处时间在1-2小时及以上

  受访者对亲子(或祖孙)每天相处时间的回答:亲子(或祖孙)每天相处时间在30分钟以内的占14.1%;每天相处时间在1-2小时的占35.9%;每天相处时间在2-3小时的占19.5%;每天相处时间在3小时以上的占30.6%。

  (2)95.7%的受访者家庭家人经常或每天能一起用晚餐

  受访者家庭中,有58.6%的家庭家人每天都能一起用晚餐;有37.1%的家庭家人经常能一起用晚餐;有3.9%的家庭家人很少能一起用晚餐;有0.3%的家庭家人从来不曾一起用晚餐。

  (3)84.5%的受访者家庭中有1-4项主要的亲子互动活动

  受访者家庭中的亲子互动情形,我们列举了五种主要的亲子互动状况:a一起阅读b聊天或交谈c一起进行休闲活动d做家务活e一起讨论功课等(缺失值为27),五项亲子互动情况均有的有76人,占13.3%。有3-4项亲子互动情况的有226人,占39.4%。有1-2项亲子互动情况的有258人,占45.1%。家庭成员间几乎没有互动的有13人,占2.3%。

  (4)64.5%的受访者家庭家长会积极、经常参与孩子做功课的活动,母亲是最主要参与孩子的学习的家人

  当孩子做功课时,家长的表现:有17.2%的受访者表示家长会积极参与;有47.3%的受访者表示家长会经常参与;有31.3%的受访者表示家长很少参与;有4.2%的受访者表示家长从不参与。

  受访者家庭中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的家人:132名受访者的家庭是父亲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23.3%;287名受访者的家庭是母亲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47.8%;37名受访者的家庭是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6.5%;30名受访者的家庭是其他人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5.3%。66名受访者的家庭是父母亲同时参与孩子的学习,占11.6%;5名受访者的家庭是父亲和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0.8%;3名受访者的家庭是母亲和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0.5%;7名受访者的家庭是父母亲和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最常参与孩子的学习,占1.2%。

  (5)受访者家庭中,家长与未成年孩子的沟通方式较为理性,粗暴命令式的沟通方式并不多见,家长多与未成年孩子交流孩子感兴趣的话题,仅谈学习的比例并不高

  受访者家庭中,家长与未成年孩子的沟通方式:39.8%的家长会抓住生活中的契机进行沟通;31.7%的家长会在双方都有需求时进行沟通;26.0%的家长沟通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20.9%的家长会弯下身段平等尊重对方与孩子进行沟通;1.6%的家长会采用命令式的方式进行沟通;0.7%的家长没有办法与孩子沟通。

  受访者家庭中,家长与未成年孩子交流最多的话题(本题为多选题,故各项比例加总会超过100%):46.0%的家长是孩子感兴趣的我们都谈;37.5%的家长和孩子谈的是孩子的为人和处事;27.3%的家长和孩子谈的是孩子的学习;18.8%的家长和孩子谈的是孩子的营养等生活中的事;15.8%的家长和孩子谈的是学校里发生的事;21.0%的家长和孩子谈的是社会发生的热点新闻;29.3%的家长探讨的主题包括上述的两项或以上的主题。

  (6)78.2%的受访者家里父母能成为积极的学习者,是孩子学习的榜样,但也有26.8%受访者认为父母没有时间自己学习,只能督促小孩的学习

  受访者家庭中,父母是否起到了率先垂范的学习作用?(本题为多选题,故各项比例加总会超过100%)78.2%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父母成为积极的学习者,是孩子学习的榜样;55.7%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父母带头学,亲子共同学习,相互学习;47.4%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父母愿先自我反省来处理家庭问题;42.2%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父母对家庭环境及生活的规划,具有学习的内涵;26.8%的受访者认为父母没有时间自己学习,只能督促小孩的学习;78.7%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的学习情况是上述两种或以上陈述同时存在。

  (7)82.2%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家庭成员总可以找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来交流、沟通,学习气氛良好

  受访者家庭的学习气氛与沟通情况(本题为多选题,故各项比例加总会超过100%):484名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家庭成员总可以找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来交流、沟通,占82.2%;304名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在个别学习的基础上讨论交流,分享成果,占51.6%;231名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家庭成员有共同的时间来学习、交流,占39.2%;70名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家庭成员各自学习的目标和内容都不一样,没有共同语言或机会来交流,占11.9%;64.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家里的家庭的气氛与沟通情况是上述两种或以上陈述同时存在。

  (四)对学习型家庭建设活动的参与情况及评价

  (1)60.3%的受访者家庭被授予过“五好家庭”或“文明家庭”等荣誉称号,49.1%的受访者家庭被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被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的家庭中,主要被选届次是1-2届

  在受访者家庭中,有60.3%被社区授予过“五好家庭”或“文明家庭”等荣誉称号,;有39.7%没有被社区授予过“五好家庭”或“文明家庭”等荣誉称号。

  受访者家庭中,有49.1%的家庭被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有效百分比为;有50.9%的家庭没有被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

  在回答被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的家庭中,一共被评上1届学习型家庭的146家,占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的家庭的58.2%;一共被评上2届学习型家庭的86家,占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的家庭的34.3%;一共被评上3届及以上学习型家庭的19家,占评上过“学习型家庭”荣誉称号的家庭7.6%。

  (2)受访者认可创建学习型家庭活动的成效主要体现在:成员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能持之以恒,不断更新知识;通过学习,更新了观念,掌握了新知识、新技能、新方法

  对“创建“学习型家庭”过程中,有些什么样的效果”的问题:64.0%的人回答创建“学习型家庭”过程中,使得成员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能持之以恒,不断更新知识;57.4%的人回答创建“学习型家庭”过程中,使得通过学习,更新了观念,掌握了新知识、新技能、新方法;36.3%的人回答创建“学习型家庭”过程中,使得家风和家教方法明显改善,成员间感情进一步加深;27.0%的人回答创建“学习型家庭”过程中,使得家庭成员在升学、就业、晋升、评奖、评优等方面取得成绩(学历、职业资格证书、外语计算机水平等);2.4%的人回答创建“学习型家庭”过程中没有特别明显的效果;48.1%的人认为在创建学习型家庭的过程中,存在上述的2种或以上的益处。

  (3)受访者接受过的学习型家庭指导服务主要由妇联和学校组织,但仍有32%的受访者对不清楚是什么单位或没有接受过这类服务。78.6%的参与者认为学习型家庭指导服务工作比较有用或非常有用,但人有21.4%的人回答有一点用处

  受访者接受过哪些单位组织的学习型家庭指导服务:78人回答是学校,占13.5%;314人回答是妇联,占54.3%;21人回答是其它单位,3.6%;19人回答不知道是什么单位,占3.3%;145人回答没有接受过这类服务,占25.1%。

  接受过学习型家庭指导服务的受访者对学习型家庭指导服务工作的评价:有28.1%的人回答非常有用;有49.9%的人回答比较有用;21.4%的人回答有一点用处。

  (4)51.2%的受访者知道社区有关学习型家庭的活动;60.1%的受访者能够经常参加社区有关活动。不过,有75.5%的受访者知道一点或不知道社区中哪户是学习型家庭,与他们对社区有关学习型家庭的活动的高知晓度形成一定的反差

  受访者是否知道社区学习型家庭活动:51.2%的受访者回答知道;39.4%的受访者回答知道一些;8.8%的受访者回答不知道。

  受访者是否参加过社区有关活动:60.1%的受访者经常参加;32.6%的受访者回答很少参加;7.4%的受访者回答从没参加过。

  受访者是否知道社区中哪户是学习型家庭:24.4%的受访者回答知道;47.8%的受访者回答知道一些;27.7%的受访者回答不知道。

  (5)受访者认为一般家庭很难有全家人共同学习的原因主要是:家人的工作性质或时间不同;家庭住房狭窄;家庭的经济条件困难;以及家长的教育程度不高

  受访者对一般家庭很难有全家人共同学习的原因的看法:328名受访者回答一般家庭很难有全家人共同学习的原因是家人的工作性质或时间不同,占55.6%;103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家庭的经济条件困难,占17.5%;97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家长的教育程度不高,占16.4%;107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家庭住房狭窄,占18.1%;80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家庭成员之间缺乏沟通,占13.6%;34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没有人指导,占5.8%;21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不知道学什么及怎样学,占3.6%;22名受访者回答原因是不习惯,占3.7%;23.6%的受访者认为一般家庭很难有全家人共同学习的原因是上述各类原因中二种或以上的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6)受访者认为社区居民对开展学习型家庭活动参与积极性不高的主要原因是活动的内容还不够吸引人以及活动的宣传面不够

  受访者认为社区居民对开展学习型家庭活动参与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是:277名受访者认为社区居民对开展学习型家庭活动参与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是活动的内容还不够吸引人,占47.7%;198名受访者认为社区居民对开展学习型家庭活动参与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是活动的宣传面还不够,占34.1%;140名受访者认为社区居民对开展学习型家庭活动参与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是活动的形式和次数太少,占24.1%;32名受访者认为社区居民对开展学习型家庭活动参与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是其它原因,占5.5%;60名受访者认为原因是上述两种或以上原因的集合作用,占10.2%。

  (7)六成以上的受访者对建构“学习型家庭”对社会和谐、对家人关系、对自己的学习的作用持肯定态度,但仍有近四成的受访者态度不够明确甚至持否定态度

  受访者对建构“学习型家庭”,对自己的学习是否会有帮助的看法:62.6%的受访者回答一定有作用;36.4%的受访者回答可能有作用;1.0%受访者回答没有作用。

  受访者对建构“学习型家庭”,对家人关系是否会有帮助的看法:368名受访者回答一定有作用,其有效百分比为61.8%。224名受访者回答可能有作用,其有效百分比为37.6%。3名受访者回答没有作用,其有效百分比为0.5%。

  受访者对建构“学习型家庭”,对社会和谐是否会有帮助的看法:73.8%的受访者回答一定有作用;25.9%的受访者回答可能有作用;0.3%的受访者回答没有作用。

  (8)89.7%的受访者认为学习型家庭模范户评选活动公平,但只有66.7%的受访者认为学习型家庭模范户在示范作用方面很有作用

  受访者对学习型家庭模范户评选公平性的态度:393名受访者回答学习型家庭模范户评选公平,占89.7%;41名受访者回答学习型家庭模范户评选不太公平,占9.4%;4名受访者回答学习型家庭模范户评选不公平,占0.9%。

  受访者对学习型家庭模范户是否能起到示范作用的看法:292名受访者回答学习型家庭模范户在示范作用方面很有作用,占66.7%;142名受访者回答学习型家庭模范户在示范作用方面作用不大,占32.4%;3名受访者回答学习型家庭模范户在示范作用方面没有作用,占0.7%。

  (五)学习型家庭状况评估

  针对已经公布的学习型家庭评估指标体系的标准,我们在问卷中加入了评估的内容,一方面,如果把评估体系作为标准的话,可以考察闸北居民家庭离学习型家庭的标准有多远。换句话来说,也可以以闸北居民的现实发展状况考察学习型家庭评估指标体系的适当性。

  (1)学习型家庭建设硬件评估

  从学习型家庭建设中的硬件指标来看,我们设置了学习场所与设施、文化预算及教育预算三个二级指标。如果我们把能够做到和大体能做到合并在一起的话,硬件方面的9个指标能够做到的比例分别为:75.8%、88.7%、86.5%、79.5%、75.2%、77.9%、91.6%、74.1%、80%。其中,比较难于做到的是家庭有共同学习区,如学习角、书房等;有一定的工具类、文史类、技术类、政治类及娱乐类藏书(不含在校学生学习用书);每年增添、更新图书不少于10册,并经常收集各类有关资料;书报杂志、网络信息等学习投入占家庭年总收入的3%以上;每个成员均有相应的教育经费支出(未成年孩子有教育预算;中青年有知识技能培训投入;老年人有休闲教育费用);用于学习、培训的费用在家庭消费中占有一定比例,并逐年上升;等六个指标,均有20%以上的家庭基本做不到。比较容易做到的硬件指标有三个,分别是:家庭有书橱(柜、架)、书桌(椅)等基本学习设备;家庭有电视、电脑、收录机、影碟机、mp3等现代化学习媒体;根据自身经济状况和实际需要,添置学习用品,并养成良好的文化消费习惯。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家庭文明建设“十一五”测评指标之一的硬件指标,即书报杂志、网络信息等学习投入占家庭年总收入的3%以上,目前尚有22.2%的家庭以上的家庭达不到这一标准。

  表2 闸北区居民家庭学习硬件指标评价

 

 

1能够

做到

2大体能

做到

3基本

做不到

学习场所与设施

家庭有共同学习区,如学习角、书房等。

29.2

46.6

24.2

家庭有书橱(柜、架)、书桌(椅)等基本学习设备。

46.9

41.8

11.3

家庭有电视、电脑、收录机、影碟机、mp3等现代化学习媒体。

45.6

40.9

13.4

有一定的工具类、文史类、技术类、政治类及娱乐类藏书(不含在校学生学习用书)。

28.7

50.8

20.5

每年增添、更新图书不少于10册,并经常收集各类有关资料。 

25.5

49.7

24.7

 

文化

预算

书报杂志、网络信息等学习投入占家庭年总收入的3%以上。

27.6

50.3

22.2

根据自身经济状况和实际需要,添置学习用品,并养成良好的文化消费习惯。

32.6

59.0

8.4

 

教育预算

每个成员均有相应的教育经费支出(未成年孩子有教育预算;中青年有知识技能培训投入;老年人有休闲教育费用)。

20.6

53.5

25.9

用于学习、培训的费用在家庭消费中占有一定比例,并逐年上升。

19.8

60.2

20.0

   (2)学习型家庭建设软件评估

  从学习型家庭建设中的软件指标来看,我们设计了学习氛围、学习意愿、家庭沟通、情感支持和系统思考家庭事务五个二级指标。如果我们把能够做到和大体能做到合并在一起的话,软件方面的6个指标能够做到的比例分别为:94.3%、94.3%、88.9%、94.5%、96.1%、70.7%。其中,比较难于做到的只有“家庭成员有共同计划、系统思考家庭事务的习惯,如召开家庭会议,集体制定家庭公约、家庭计划,记录家庭日记等方式”一项,29.3%的受访者家庭基本做不到。其它五项指标受访者认为都比较容易做到。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家庭文明建设“十一五”测评指标之一的两个软件指标,即家庭环境温馨、协调,安全、民主,有文化气息和崇尚科学,不参与、不相信迷信活动,都有94.3%的受访者家庭能够做到。

  表3 闸北区居民家庭学习软件指标评价

 

 

1能够

做到

2大体能

做到

3基本

做不到

学习

氛围

10家庭环境温馨、协调,安全、民主,有文化气息。

42.0

52.3

5.7

11崇尚科学,不参与、不相信迷信活动。

42.0

52.3

5.7

学习意

12家庭成员有终身学习意识,有追求新知识、新科技的强烈愿望,有明确的家庭愿景和各自的学习目标。

39.1

49.8

11.1

家庭沟

13家庭成员之间都能无阻碍地交谈,坦诚地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

35.6

58.9

5.5

情感支持

14家庭成员间能彼此赞美、赏识,以关切、体贴的态度对待遇到困难、挫折乃至不幸的家人。

40.1

56.0

3.9

系统思考家庭事

15家庭成员有共同计划、系统思考家庭事务的习惯,如召开家庭会议,集体制定家庭公约、家庭计划,记录家庭日记等方式。

11.9

58.8

29.3

   (3)学习型家庭建设学习活动状况评估

  学习活动方面,我们设置了学习计划、学习内容、学习时间、学习形式四个二级指标。学习活动方面的10个指标能够做到的比例分别为:66.6%、71.4%、81.3%、77%、74.4%、63.3%、76.7%、64.5%、91.1%、87.7%。其中,比较容易做到的只有“家庭成员经常参加单位、社区、学校组织的各类学习教育活动”和“家庭成员每天坚持学习(读书看报等)一小时以上”两项,其它八项指标受访者家庭基本做不到的比重都较高。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家庭文明建设“十一五”测评指标之一的两个学习活动指标,“家庭成员每天坚持学习(读书看报等)一小时以上”的指标有91.1%的受访者家庭能够做到,而“家长每年参与4次以上家庭教育指导活动”的指标则有35.5%的家庭基本做不到。

  表4 闸北居民学习活动状况评估

 

 

1能够

做到

2大体能

做到

3基本

做不到

学习

计划

16根据家庭成员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学习目标,有中长期的学习规划,并有具体的措施。

10.5

56.1

33.4

17对成员学习有激励措施和约束制度。

13.8

57.6

28.6

18建立了家庭成员共同学习活动的制度,家长带头学习,形成互动沟通的学习特点。

22.0

59.3

18.8

学习

内容

19业余时间积极参加适合家庭成员参加的科普、文化、艺术及技能培训。

20.7

56.3

23.0

20善于利用互联网及其它社会信息资源支持家庭学习。

23.1

51.3

25.6

21每位成员每年有一定的读书量,做好读书笔记或学习心得。

8.9

54.4

36.7

学习

时间

22每天有至少15分钟的家庭共聚时间来交流学习体会,交流思想、讨论问题。

20.3

56.4

23.3

23家长每年参与4次以上家庭教育指导活动。

10.3

54.2

35.5

24家庭成员每天坚持学习(读书看报等)一小时以上。

37.4

53.7

8.9

学习

形式

25家庭成员经常参加单位、社区、学校组织的各类学习教育活动。

30.0

57.7

12.3

  (4)学习型家庭建设学习成效之人员素质状况评估

  学习成效方面,我们设置了两个指标,即家庭成员积极向上,不参与不健康娱乐和家庭氛围民主、融洽,邻里关系和谐、团结。从调查结果来看,受访者家庭在这两个指标上能够做到的比例最高,分别高达97.1%和98.2%。

  表5 闸北居民学习成效之人员素质

 

 

1能够

做到

2大体能

做到

3基本

做不到

人员素质

家庭成员积极向上,不参与不健康娱乐。

59.4

37.7

2.9

家庭氛围民主、融洽,邻里关系和谐、团结。

62.8

35.4

1.8

  (六)关于学习型家庭建设的意愿与期望

  (1)受访者认为最适合家人共同学习的项目主要是阅读、休闲或运动,认为课业与才艺类项目适合加入共同学习的比例不高

  受访者对哪些最适合家人共同学习的项目的看法(本题为多选题,故有效百分比之和超过100%):310人认为是阅读,占52.6%;147人认为是休闲或运动,占25.0%;95人认为是消费类的规划,占16.1%;75人认为是课业,占12.7%;66人认为是才艺类(如计算机围棋编织插花或烹饪等),占11.2%;36人认为是其它占6.1%。

  (2)81.1%的受访者认为一个人结婚前,是不是应该对“学习型家庭”的建构方式及方法具备最基本的概念,90.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与家人可以一起将家建构成一个“学习型家庭”。如果有人指导,95.8%的受访者愿意或非常愿意成为或继续成为一种“学习型家庭”,97.0%的受访者愿意经营自己的家成为一个学习型家庭

  受访者认为一个人结婚前,是不是应该对“学习型家庭”的建构方式及方法具备最基本的概念,96名受访者认为非常有必要,占16.0%;390名受访者认为有必要,占65.1%;98名受访者认为无所谓,占16.4%;15名受访者认为,占2.5%。

  受访者对自己与家人是否可以一起将家建构成一个“学习型家庭”的信心:231名受访者回答非常可能,占39.0%;306名受访者回答有点可能,占51.5%;51名受访者回答不太可能,占8.6%;4名受访者回答根本不可能,占0.7%。

  受访者对“如果有人指导您和家人,您愿意让您们家成为(或继续成为)一种“学习型家庭”的问题:236名受访者回答非常愿意,占39.8%;332名受访者回答愿意,占56.0%;25名受访者回答不太愿意,占4.2%。

  受访者对是否愿意经营自己的家成为一个学习型家庭,199人认为非常愿意,占33.3%;380人认为愿意,占63.7%;14人认为不太愿意,占2.3%;4人认为不愿意,占0.7%。

  (3)受访者最想学习的知识依次是科普类、技术类、经济类和娱乐类

  受访者最想学习哪方面的知识:278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科普类的知识,占46.6%;154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技术类的知识,占25.8%;124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经济类的知识,占20.8%;112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娱乐类的知识,占18.8%;75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文史类的知识,占12.6%;39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政治类的知识,占6.5%;31名受访者回答最想学习其它类的知识,占5.2%;24.0%的受访者最想学习的知识包括上述中两类或以上的知识。

  (4)受访者最希望的接受学习辅导的方式依次是广播电视、报刊书籍、讲座、互联网和学校

  受访者希望通过什么方式接受学习辅导:254名受访者回答希望通过广播电视方式接受学习辅导,占42.6%;245名受访者回答希望通过报刊书籍方式接受学习辅导,占41.1%;196名受访者回答希望通过讲座方式接受学习辅导,占32.9%;112名受访者回答希望通过互联网方式接受学习辅导,占18.8%;110名受访者回答希望通过学校方式接受学习辅导,占18.5%;18名受访者回答希望通过其它方式接受学习辅导,占3.0%;35.7%的受访者希望通过上述中的两种或以上的方式接受学习辅导。

  (5)受访者最希望由教育部门和妇联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

  受访者认为由哪个机构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282名受访者认为由教育部门(包括学校)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占47.6%;278名受访者认为由妇联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占46.9%;55名受访者认为由共青团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占9.3%;104名受访者认为由其它政府部门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占17.5%;38名受访者认为由非政府组织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占6.4%;116名受访者认为可以由上述的两种或以上的机构来负责学习型家庭指导工作比较合适,占19.6%。

  (6)受访者最希望政府做的工作是:针对不同类型家庭提供更有针对性服务

  受访者认为政府在促进学习型家庭工作方面还应该做哪些工作:264名受访者认为可以针对不同类型家庭提供更有针对性服务,占44.4%;253名受访者认为可以组织观摩、交流,占42.5%;144名受访者认为可以更多宣传先进典型,占24.2%;116名受访者认为可以专家辅导,占19.5%;63名受访者认为可以更好的表彰鼓励,占10.6%;8名受访者认为可以采用其它手段,占1.3%;162名受访者认为政府在促进学习型家庭工作方面可以采取上述的两种或以上的措施,占27.2%。   

  《城区创建学习型家庭的策略研究》课题组:

  课题组组长:孙建丽

  课题组副组长:庄建秀

  课题组组员:周隽、景菊、王为、张红、罗国芬

  执笔:罗国芬

  2008年10月1日于上海

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