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资讯 >>妇女情况 >>正文  
平安中国视域下的上海女性安全问题研究——上海女性美好生活需要调查报告之三
2017年12月19日 16:39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建设平安中国,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确保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为了了解上海女性对当前“平安中国”建设的满意度和参与度,11月20日—25日,上海市妇联办公室以“平安女性”为题发放网络问卷,共回收有效问卷6734份。其中男性受访者1474名,占21.89%,女性受访5260名,占78.11%;上海市户籍的受访者5479名,占81.36%,上海市居住证的占12.67%,外省市户籍的占5.61%,港澳台或外籍的占0.36%。

  一、城市安全:体验与行动

  (一)93.29%的受访者认为上海是一座安全城市

  总体而言,受访者认为上海是一座较为安全的城市,54.28%的受访者认为上海“非常安全”,39.01%的受访者认为“比较安全”。62.53%的受访者报告近一年来没有遇到任何安全事件。

  男女两性选择“非常安全”和“安全”的比例总和基本一致,但是男性的安全体验明显高于女性,认为上海“非常安全”的男性占68.52%,明显高于女性的50.29%。

  (二)路遇暴力事件,陌生人最愿意“路见不平一声吼”

  近一年来,62.5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没有遇到任何安全事件。而在遇到安全事件的受访者中,遇到“盗窃”事件的人最多,占16.31%,其次是“性骚扰”,占11.23%,再次是“抢劫”,占10.5%。

  在遇到安全事件时,“亲戚、朋友、同事等熟人”出手相助的比例最高,占36.40%,其次是“邻居”“警察”和“保安”,分别占15.99%、15.29%和14.06%,得到“陌生人”帮助的占10.82%。

  在各种类型的安全事件中,一般情况都是较多的受助于亲戚朋友等熟人,其次是保安、警察等有安全职能的专业人士,最后是陌生人,但也有例外,在遇到殴打等暴力事件时,陌生人挺身而出的比例最高,达28.83%,高于熟人、警察的23.93%和21.47%。

  (三)上海女性乐于助人特性明显

  为了了解受访者的“助人”行为,我们向受访者提出了“在公共场合看到以下哪些行为,您会毫不犹豫地出面帮忙?”的问题。

  结果显示,人们对于与孩子、老人、孕妇有关的事件更热心,会引发人们毫不犹豫帮忙的事件中排名前五的分别是独自哭泣的孩子(61.06%)、即将生产的孕妇(53.91%)、被殴打的老人(44.76%)、跌倒的老人(44.05%)、被殴打的孩子(40.97%)。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是对于网络上由“扶老人被讹”事件引发的信任危机在上海市民中并不明显;二是人们“扶弱”倾向明显,让大家毫不犹豫出手相助的人大部分是老人、孩子、孕妇等群体,这说明“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三是同是“被殴打”,受访者对打老婆/老公的行为相对冷漠。在面对老人、孩子、老公/老婆时,受访者的态度不甚相同。相比于会毫不犹豫出面帮助被殴打的老人和孩子的44.76%和40.97%,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会毫不犹豫出面帮助被实施暴力的丈夫/妻子。《反家暴法》于2016年3月1日起施行,但依然有不少人认为,夫妻之间的暴力属于“家务事”。

  此外,调查显示,遇到“被殴打的老人”“独自哭泣的孩子”“被同学欺负的小孩”“即将生产的孕妇”“被殴打的孩子”等行为时,女性明显比男性更愿意豪不犹豫地出手相助,分别比男性高出16.13%、14.16%、12.76%、9.08%和8.77%,充分表现出女性“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更积极的态度。这可能与女性比男性有更强的共情能力有关,同时也显示了女性在建设平安中国、参与社会治理等方面的积极性和优势。

  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当遇到“打老公/老婆”的行为时,35.21%的男性愿意出面制止,比女性(31.75%)高出3.46个百分点。而在遇到“正被实施盗窃的路人”“被性骚扰的女孩/男孩”“被碰瓷的司机”“跌倒的老人”时,男性愿意相助的比例也略高于女性。

  (四)男性比女性更偏关注公共安全

  对威胁公共安全的事件,我们列举了在加油站打电话、在地铁或电梯里吸烟、飞机起落时打手机三种日程生活中较容易发生的情境,只有47.43%、46.91%、34.47%的受访者表示,遇到这三种行为时会毫不犹豫地出面制止。不制止的原因,有可能是对于公共安全知识的不明确,也有可能是出于“各司其职”“不管闲事”的考虑。

  同时,调查显示受访者中接受过逃生培训的比例仅占59.85%,接受过急救培训的比例仅占56.30%。加油站打电话、飞机起落时打手机等的危害远远大于个体遇到的困难,但是出面制止的比例却不高。因此,政府及相关部门要尽快建立面向全民的公共安全培训体系,在单位、学校、社区开展广泛的逃生培训和急救培训,有效提升市民的安全意识。

  与帮助弱势的个体相对的,在面对影响公共安全的事件时,男性更愿意挺身而出。对“地铁、电梯里吸烟”的行为,53.66%的男性表示会毫不犹豫出面制止,比女性的45.02%高出8.64个百分点;对“飞机起落时拨打手机”的行为,38.94%的男性表示会出面制止,比女性33.21%高出5.73个百分点;对“加油站接听手持电话”的行为,49.59%的男性会出面制止,比女性的46.83%高出2.76个百分点。

  我们认为,这有可能与男性比女性接受了更多的公共安全培训有关。调查显示,曾经接受过逃生培训的男性(74.76%)比女性(55.67%)高出19.09个百分点,接受过急救培训的男性(72.18%)比女性(51.84%)高出20.34个百分点。

  (五)对校园欺凌说“不”

  有25.53%的人表示本人、孩子或亲朋好友曾经遭受过校园欺凌。面对校园欺凌,62.37%的受访者表示应该“直接与学校及涉事家长交涉”,58.39%的人认为应该“报警”,让警方出面解决,54.16%的人认为应该“告老师”,12.56%的人选择“向朋友倾诉求援”,9.36%的人选择以暴制暴,“找到熊孩子直接打回去”,另有1.74%的人选择“默默忍受”。

  二、出行安全:意识与差异

  (一)大整治对非机动车、行人的教育与机动车相当

  调查显示,上海市民也对大整治行动点赞,分别有59.47%和29.05%的受访者表示“非常支持”和“支持”。

  而最近一个月,作为行人或者非机动车驾驶者,有过被罚款、训诫的经历的受访者占21.28%,与最近一个月开车有过违章记录的“驾驶一族”(27.07%)比例相当。可见,此次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加强了对非机动车和行人的教育。

  (二)更多男性认为“女司机”驾驶水平不佳,但男司机违章比例更高

  67.14%的受访者认为,“女司机驾驶技术不佳”的判断是偏见,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事实如此。但是分性别分析后发现,男性认同“女司机确实驾驶技术不佳”判断的比例为54.34%,明显高于女性自己认为的26.84%。不过,通过对近一个月开车违章的分性别分析,则可以看到,男司机违章的比例(46.05%)明显高于女司机(19.36%)。

  对驾驶技术是否存在性别差异的问题我们可以暂且按下不表,但是,从驾驶安全的结果角度上我们可以看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女性驾驶比男性更危险。

  (三)女性更认同儿童安全座椅的重要性

  《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规定,驾驶家庭乘用车携带未满四周岁的未成年人时,应配备并正确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对于配备安通安全座椅的问题,70.72%的受访者认为“非常有必要”,20.27%的受访者表示“比较有必要”,认为“一般”的占6.91%,1.65%的受访者认为“不太必要”,只有0.46%的人认为“完全不必要”。

  女性比男性更加重视儿童安全座椅,认为“非常有必要”的女性(72.81%)比男性(63.23%)高出9.58个百分点。

  (四)近9成受访者认为地铁安全重要,但每次安检的人数仅有5成

  与下文会提到的受到广泛重视的“人流集中地”安全问题相应的,地铁安全是城市安全的重要环节。89.19%的受访者认为地铁安检非常有必要。但在行动上,每次都按规定安检的受访者仅占52.23%,大部分时间安检的占34.29%,另有2.51%的受访者“一般不安检”或者“从不安检”。男性每次都安检的比例为60.52%,比女性的49.9%高出10多个百分点。

  谈及不安检的原因,受访者提出了“时间来不及”“自检没有带危险物品”“安检仪器脏”“大包必检小包抽检的标准不定”“安检人员检查不认真”等理由。

  (五)受访者认为上海的道路对行人最友好,对非机动车最不友好

  我们请受访者分别评价上海的道路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是否友好,结果显示,上海的道路对行人最友好,友好度得到了3.74分,其次是机动车,得到了3.7分,得分最低的是非机动车,仅有3.5分。

  对上海的无障碍设施,34.35%的受访者表示很满意,38.58%的受访者表示比较满意,认为一般的占22.62%,另有3.52%和0.94%的受访者表示不太满意或者非常不满意。

  三、信息安全:担忧与损失

  (一)信息安全是人们当下最担忧的问题

  随着移动支付日益便捷,“一个手机走天下”的背后隐藏着人们深深的担忧。便捷的“使用”是否也意味着便捷的“盗用”,“移动支付的安全性”问题位居受访者最担忧的安全问题之首。其次是“人流集中的地方被坏人瞄上”,50.13%的受访者对此表示担忧。紧接着是“信用卡盗刷”(45.68%)、“不认得的人知道我的电话”(39.35%)、“人贩子”(32.91%)、“群租房安全”(27.26%)。可以看到,无论是“移动支付的安全性”,还是“信用卡盗刷”“不认得的人知道我的电话”等都直接指向了信息安全问题。

  (二)大部分受访者表示存在个人信息被泄露的情况

  调查表明,86.58%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

  68.1%的人接受问卷调查前一天收到了1-5条垃圾短信,15.09%的人收到了6-10条,收到了10条以上的占5.55%,只有11.26%的人没有收到垃圾短信。

  最近一个月接到过诈骗电话的受访者占到了49.7%。最近一年,自己或者家人被电信诈骗骗过钱的比例占到8.7%,受访者上报损失的金额从几百到上千万不等。

  四、社区安全:共治与责任

  (一)社区安全有待提升

  社区安全直接关系到每个市民的切身利益,是城市公共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强化社区安全水平,是提升市民整体安全感的重要基础。

  调查显示,29.77%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所居住的社区非常安全,50.64%的人认为比较安全,16.5%的人认为一般,2.51%的受访者认为不太安全,另有0.58%的人认为非常不安全。与对城市安全的体验一样,男性的安全体验高于女性,43.28%的男性认为自己所居住的社区“非常安全”,比女性的25.99%高出17.29个百分点。

  (二)社区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只有28.3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所居住的社区近一年来没有发生安全事件。有42.41%的人表示社区内发生过“停车遭遇刮擦”事件,37.81%的受访者表示社区内发生过“非机动车被盗”事件,26.86%的受访者表示社区发生过“入室盗窃”事件,16.22%的受访者报告社区发生过“宠物犬伤人”事件。另外,受访者还报告了社区内发生了高空坠物、火灾、流浪猫狗伤人、邻里冲突等安全事件。

  (三)远亲不如近邻:遇到家暴不沉默

  对于邻居家的家暴事件,只有8.44%的人表示“什么都不做,当作不知道”,原因主要是“要视严重程度而定”“要看被家暴者的求助意愿”等,而并非完全坐视不理。

  49.96%的受访者表示遇到邻居家的家暴事件会报告居委会,45.01%的人表示会立刻报警,36.95%的受访者会直接出面劝诫制止,22.21%的人表示会报告妇联。

  (四)男性认为女性回家时间应该“更早些”,年龄越大安全感越强

  为了判断受访者内心的安全感,我们请受访者判断“女性晚上几点以前独自回家是安全的”。6.99%的人认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安全”,22.99%认为20点之前安全,21.65%认为21点之前安全,25.72%的受访者认为22点以前是安全的,8.42%认为23点以前安全,有10.59%的受访者有充分的安全感,认为“无论什么时候都安全”。

  我们发现,相比于女性自己,“独自行走的女性”在男性眼中更危险一些。认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安全”以及21点以前才安全的男性比例均明显高于女性。

  另外按年龄来看,年纪越小越没有安全感。认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安全”的受访者随着年龄的增长递减,而认为“无论多晚都安全”的受访者则随着年龄增长而递增,这可能与生活经验有关。

  五、小结与建议

  (一)进一步广泛动员,让全社会参与“平安中国”建设

  “平安中国”是时代发展的新主题、社会治理的新课题、也是民众所普遍关注的新议题。在城市的公共安全问题面前,没有人是旁观者,没有人是孤岛,全民参与是公共安全防范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二)进一步加强宣传,让《反家暴法》更加深入人心

  《反家暴法》的出台来之不易。法律明确,“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但调查显示,人们对“打老婆/老公”的行为依然相对冷漠或者说顾虑重重。因此,《反家暴法》要进一步加强宣传,使法律更加深入人心。

  (三)进一步提升意识,为女性补“公共安全”课

  安全无小事。要不断提升公共安全知识的普及率,尤其要以社区、学校为主阵地,普及社会治安、防火防灾等公共安全常识,在单位、社区、家庭等开展安全演习,让居民在演习中提升公共安全意识,提高自救和互救的能力。而在各类灾难事件中,女性的伤亡率均高于男性,联合国相关数据显示,在自然灾害中,女性的死亡率是男性的4倍。在这种情况下,女性参与公共安全培训的比例还低于男性,为女性补课势在必行。

  (四)进一步加强信息安全研究,为广大市民规避风险提供保障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在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的同时,也带来新的风险点,加强信息安全的研究和普及,对于帮助广大市民加强意识、规避风险、减少损失非常迫切而重要。

来源:市妇联办公室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