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正文  
中日艺术家合演《长生殿》 三大非遗四个“杨贵妃”同台
2017年12月20日 09:40

  19日晚,流传了600多年的中国昆曲流丽悠远的水磨调在日本国立能乐堂响起。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中国的昆曲、京剧,日本的能乐、狂言的艺术家同台合演经典《长生殿》的计划终于如期呈现在日本舞台上。今年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中日两国艺术家携手演绎同一部作品,将昆剧、京剧和能乐这三大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台呈现在同一个舞台上,堪称盛事,同时也为中日文化交流添上了靓丽的一笔。据悉,早在三个月前,两场演出票就已告售罄。

  杨贵妃“搭建”起文化交流的桥梁

  近年来,上海昆剧团不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把逾600年隽永瑰丽的昆曲艺术带向世界各地。此前,上昆的传统昆曲《雷峰塔》等经典剧目亮相希腊新国家歌剧院开幕演出季,实验昆曲《椅子》赴俄罗斯金萝卜艺术节、阿尔巴尼亚斯卡帕国际戏剧节,均获得佳绩。这次日本之行演什么?

  “如何让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走出去’,真正地‘走进去’,需要研究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观众的需求,要有针对性地加强策划,只有引起他们的共鸣,才能更有效地‘走进去’。”上海戏曲中心党委书记、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欧洲需要更多地做中国传统戏曲的普及,在日本就不需要这么做。因为中日两国都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大国,双方之间的文化交流一直绵延不绝,能够找到相通的东西。“我们找到了一个共同话题:杨贵妃。”

  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也为日本民众所熟知,且尤为钟爱杨贵妃,他们将她视为看做“世界三大美女”之一,他们笃信“马嵬事变”后杨贵妃东渡日本并在此去世,在日本神社里将她供奉作“大明神”,至今古都京都、山口县等地还有杨贵妃的古墓、塑像,各地前来祭拜的人络绎不绝。就两国的戏剧作品而言,昆曲《长生殿》、京剧《贵妃醉酒》、能乐《杨贵妃》都是表演细腻、声名卓著的代表名作,不同的故事情节结合不同的戏剧形程式,表现了传说中的杨贵妃生前身后的不同形象。在此基础上,两国合演“长生殿”顺理成章,以戏剧文化为桥梁,从双方耳熟能详的题材引入,更能引发共鸣。今年也恰逢巧是上海昆剧团全本《长生殿》问世十周年,赴全国五城巡演二十场载誉无数,此番《长生殿》巡演东京版,老中青昆曲艺术家与日本能乐艺术家同台合演“长生殿”,可谓别具一格。

  两国非遗传承人同台竞技

  诞生于300年前的昆曲《长生殿》被认为是继白居易《长恨歌》、白朴《梧桐雨》等作品之后,表现一代帝妃爱情传奇最宏大的剧作。上海昆剧团全本《长生殿》基本恢复了洪昇笔下的原貌,包括恢复了失传已久的杨贵妃死后在地府与仙界的情节,但需分四晚才能演完。此次上昆赴日演出的《长生殿》是若干传统折子戏的串演,能够清晰地向日本观众展现李杨爱情的故事脉络,尤其是《小宴惊变》《埋玉》是唱作俱佳的“肉头戏”,曲牌动听、身段优美,很好地体现了昆曲“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艺术特色。

  图片说明: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蔡正仁和张静娴的《小宴惊变》

图片说明:上昆演员黎安、余彬联袂演出的《埋玉》

  在昆曲《长生殿》中还插入了京剧《贵妃醉酒》。这是一出清代以来就传世的折子戏,表现杨贵妃自觉失宠以酒解愁,经过京剧大师梅兰芳去芜存菁的改造后遂成为梅派经典剧目。他曾于1956年访日演出该戏,引起轰动了当地文艺界,在全日本掀起了一股“京剧热”、“梅兰芳热”,至今仍被称为是两国传统戏剧间文化交流的重大历史事件。

图片说明: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的传人,上海京剧院梅派青衣演员田慧出演《贵妃醉酒》

  能乐《杨贵妃》剧本成于15世纪中叶,是现存于舞台的上最古老的“杨贵妃”剧作,演绎杨贵妃死后,有一方士受唐明皇之命前来寻访的故事。有意思的是,此次中日合演“长生殿”,由中国艺术家表演杨贵妃生前的情节,由日本艺术家表演其身后的情节,而能乐本就擅长阐释亡灵鬼神的题材,其表演透露着日本民族“幽玄”的审美意识,正可一展中日各传统戏剧之的长处。

  此次中日合演“长生殿”演出阵容强大,汇集了中日两国政府认定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彼此同台竞技,展示两国“”非遗“”传承保护的现状。上海昆剧团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蔡正仁、张静娴,与中生代昆曲名家黎安、余彬等主演昆曲《长生殿》的唐明皇与杨贵妃。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的传人,上海京剧院梅派青衣演员田慧出演《贵妃醉酒》。著名能乐大师、“重要无形文化财能乐の保持者”(相当于非遗能乐传承人)坂井音重出演《杨贵妃》等剧目。坂井音重曾荣获众多国家级奖项,是能乐世家当家人,曾于十年前与梅葆玖等有过交流合作。

图片说明:日本能乐大师坂井音重演绎能乐《杨贵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演出还邀请著名狂言艺术家野村万斋出演《蜗牛》《棒缚》等经典狂言剧目。野村万斋是典型的跨界艺术家,在日本传统戏剧、莎士比亚戏剧、电影电视作品均取得不俗的成绩,在中国也拥有极高人气。

图片说明:野村万斋演出狂言《蜗牛》

  上海艺术家首次穿袜子登台

  日本国立能乐堂是为继承和振兴日本传统艺术进行公演的能乐(能和狂言)专用公演剧场,1983年开始使用。大厅拥有使用400年树龄的尾州丝柏作为地板材的能舞台,除了演出能和狂言,一般不用作其它剧种的演出。这次是为中日传统戏剧东京合演《长生殿》破例。为了把最好的表演呈现给日本观众,演员们一早就到剧场走台。

  在能乐堂演出规矩非常多,首当其冲的便是不能穿鞋上台。为此,主办方组织人员通宵为演员们缝制“袜套”,并为演出所穿的“厚底靴”和“彩鞋”“穿”上同色系的“鞋套”。起初,大家一步一步小心翼翼,怕脚底打滑。蔡正仁和张静娴笑说,这是他们漫长的艺术生涯中第一次穿袜子登台。

图片说明:唐明皇的厚底靴、杨贵妃的彩鞋都换上了鞋套

图片说明:黎安、余彬穿着袜套走台

  和中国戏剧舞台完全不同,能乐堂座席围绕着能舞台呈扇形配置,连接正面舞台还有一条长长的“桥挂”(类似过廊的辅助舞台),演员需要在这里就开始演出。走台时“险象环生”,常常是一段曲牌吹奏结束,演员还没走到位;“隐身”在另一侧“地谣座”内的乐师们完全看不到“桥挂”这一头的演员,也听不到他们的演唱,演员们不得不“迁就”乐队,跟着曲调的节奏表演;一会儿,本该跟在“娘娘”后面的宫女,一个转身却走到了“杨贵妃”前面;一会儿,舞台监督焦急地跑来,称字幕的唱词与演员的版本不一样,需要改……近四个小时的走台,演员们凭借丰富的舞台经验,迅速调整到位。

图片说明:蔡正仁和张静娴在“桥挂”上走台

图片说明:乐队“隐身”能乐堂“地谣座”

  当晚的演出,627个座位的国立能乐厅里,座无虚席,中国艺术家们精彩的演出赢得日本观众的热烈掌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与无穷魅力在异国他乡的舞台上得到充分展示。

来源:上观新闻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