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正文  
《大唐贵妃》“新妆”亮相,“杨玉环”翠盘惊艳起舞
2019年11月7日 10:49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18年前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首次亮相,并获得空前成功的新编京剧《大唐贵妃》,昨晚以“新妆”再度回归艺术节舞台。新版《大唐贵妃》开创性地改编了梅兰芳先生《太真外传》中的“翠盘舞”。剧中,李隆基打鼓、杨玉环在高盘上翩翩起舞的动人场景,展现了大唐极致的丰盛华美。

  此次,由史依弘、李军、安平、奚中路、蓝天等上海京剧院名家组成的强大的演出阵容,以及华美璀璨的全新舞台呈现,将杨贵妃与李隆基缠绵悲怆的爱情传奇娓娓道来,再现国粹艺术与时俱进的审美号召力。这更是艺术节舞台首次见证一部上海出品的经典,18年后盛装归来。

  原版《大唐贵妃》(原名《中国贵妃》)以京剧大师梅兰芳的两部名剧《太真外传》《贵妃醉酒》为基础改编创作,秉持着“旧中出新,新而有根”的创作原则,2001年在上海诞生,并作为第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剧目在上海大剧院首演。

  当时,由梅葆玖、张学津两位老艺术家,以及于魁智、李胜素、史依弘、李军等名家组成三对“杨贵妃”“李隆基”,并开创性地在传统京剧中融入歌剧、舞蹈、交响乐等艺术形式,让京剧《大唐贵妃》大放异彩,饮誉海内外,主题唱段《梨花颂》一时传唱南北。

  为保证不失原作精华,上海京剧院集结编剧翁思再、作曲配器杨乃林、唱腔设计金国贤、服装造型设计蓝玲、指挥王永吉等部分原版主创,并特邀朱伟刚、王国建等组成导演组,黄豆豆担任舞蹈编导,力图使这一沉寂多年的精品之作焕发新生。

  18年前,史依弘参演了京剧《大唐贵妃》前三场。前三场的“杨贵妃”正处于她人生最辉煌、最幸福的时刻,史依弘以“俏皮婀娜”的表演而受到赞誉。这一次,她再度搭档李军并演完全场,历经杨玉环从绚丽到毁灭,传奇而悲壮的一生。

  为了向梅兰芳先生致敬,新版《大唐贵妃》在“梨园”一场中,增加了杨贵妃在翠盘上起舞的情节。“翠盘舞讲究的是配合默契。李隆基打鼓、杨贵妃跳舞,两人在艺术上天衣无缝的配合也是他们相爱相惜的写照。”史依弘说。

  “翠盘舞”并未在上一版《大唐贵妃》中出现,但在梅兰芳先生最早创作的一版《太真外传》中是存在的。然而这段“翠盘舞”现场演出见者寥寥,梅葆玖先生也因为当时年幼,并无太多印象,因而在创作中能参考的,仅有梅兰芳演出的几张剧照,这无疑为今天的创作增加了难度。新版《大唐贵妃》的“翠盘舞”融入了更多唐舞和戏曲元素,并邀请舞蹈家黄豆豆为“翠盘舞”设计群舞部分。

  主创表示,这段全新创作的“翠盘舞”试图赋予作品更多人文意义,将杨贵妃梨园掌管者和西域舞蹈家的两个人物内涵形象合二为一。此外,剧本对李隆基、杨贵妃的爱情主线和“安史之乱”“梨园肇始”两条副线也进行了重新梳理,戏剧矛盾更集中,全剧风貌得以回归京剧本体。

  同时,新版《大唐贵妃》在舞美上灵活运用多媒体影像技术,将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相融互补,更趋向展现戏曲艺术写意、灵动、多变的艺术特色。音乐方面则突显恢宏气势,引入昆腔,不仅使整体风貌向京剧本体回归,且在音乐情绪上更为连贯贴合,更好地诠释这出具有传奇剧色彩、兼容史诗剧气质的历史悲剧。

  “梅葆玖先生一直希望能重新打磨《大唐贵妃》以便更好地推广,在他人生的最后阶段,仍心系着《大唐贵妃》,仍在为这出戏的重演积极奔走,我们推出新版《大唐贵妃》也是完成梅葆玖先生的遗愿,向大师致敬。”史依弘说。

来源:文汇报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190325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