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文廊 > 正文

“大美朵云”特展揭幕 120岁朵云轩首次大规模晒出“家底”

时间:2020-09-27 10:03 来源:文汇报

1.jpg

张大千《番女掣厖图》在此次特展上亮相。 (主办方供图)

走过120年、被誉为“江南艺苑”的朵云轩,究竟藏有哪些神秘瑰宝?近日于朵云轩艺术中心揭幕的“大美朵云”朵云轩120周年珍藏精品特展上,朵云轩镇库精品首次大规模公开亮相。这是朵云轩继南京东路门店重装开张、120周年庆典拍卖会火热举办之后,本月再度迎来的盛事。

120件精选展品,分书画、碑帖、印谱、杂项等,浓缩朵云轩120年历程。从成组的宋画小品到文徵明、陈洪绶、八大山人、任伯年等明清大家,再到吴昌硕、吴湖帆、张大千、傅抱石等近现代大家,展览连缀出的,几乎是半部中国美术史。其中很多展品都是“非卖品”,不少展品是第一次与观众见面。

荟萃的不少库藏古代书画珍品,1980年代曾令一众权威鉴定专家倍感惊讶

120岁的朵云轩拥有实力雄厚的文物艺术品库藏。这是其深入民间、有计划地收购名人字画和珍贵古玩逐步形成的。1980年代,国家文物局由谢稚柳、启功等权威专家组成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前往全国各地全面普查存世中国古代书画时,在上海的朵云轩待了一个多月,这里藏有的古代书画数量之丰、品质之高,令他们倍感惊讶。尽管日后朵云轩将最精最优的一批交由国家收藏,但其库房藏有的珍品依然蔚为壮观。此次展览呈现的文物艺术品,就精选自朵云轩现有的上万件库藏。

朵云轩藏古代书画中,当年被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定为真迹又一致认为需特加“精”字的,共有九件,此次展览就特选出四件。它们分别是陈洪绶《停琴品茗图轴》、罗聘《双钩竹图轴》、侯远《荷花水禽图轴》、查士标《湖乡清夏图轴》。这几幅作品可以说都是艺术家各自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极其别致。

但显然,此次展览值得细细观摩的,远不止这几件。清代著名收藏家高士奇嫁孙女时的18号嫁妆——宋人小品马麟《古涧寒梅图》就难得亮相。马麟是“南宋四家”之一马远的儿子,马氏父子算得上开启了宋人画梅的新境,反映出“别裁”风格。一幅高1.77米,宽近1米的超大尺幅的虚谷《松鹤图轴》,牵出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1980年代,这幅作品竟然是被朵云轩以5元钱的价格收购的。当年这幅作品破破烂烂,碎成无数片,险被当成垃圾。后来朵云轩找到上海博物馆的修复师,画作最终重获新生、浑然一体。整个修复过程,据说总共用了70个人工,费了两个多月时间,装裱修补价是收购价的50倍。

集结的看家绝技“木版水印”精品,见证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粹发扬光大的历程

实物展品串起中国美术史,也串起朵云轩120年间的光辉与荣耀。展览的序厅里,两件巨幅作品可被视为朵云轩璀璨历史的鲜活注脚。其中一件作品,是朵云轩木版水印团队历八年之工完成的十二条通景巨制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称得上朵云轩“镇库之宝”。《任伯年群仙祝寿图》作于金笺之上,是“海上画派”杰出代表任伯年的经典巨制,是有史以来尺幅最大的木版水印作品,制作过程中绘制的勾描稿、刻印的雕版数量都接近2000件,水印工序更需要反复手工套印多达万余次。另一件作品,则是郭沫若丈二尺幅的行草《毛主席〈水调歌头·游泳〉》。1965年初夏,郭沫若在上海锦江小礼堂专门为朵云轩创作了这幅作品,字里行间纵横捭阖,洒脱豪宕。它曾一度在南京东路422号朵云轩门店一楼作迎宾屏风。

木版水印作为朵云轩“看家绝技”,其库藏精品也集结在此次特展,展现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的传承保护。除了木版水印《任伯年群仙祝寿图》,还有不少展品具有里程碑意义。例如,1989年在德国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博览会上捧得唯一最高奖“国家大奖”的新善本《十竹斋书画谱》,是朵云轩倾30余人之力历时四年,以国图、辽博和一些私人藏家所藏明版为底本,整理付梓、再造完成的。再看有着“当代宋版书”之誉的“朵云四刻”。这指的是朵云轩在1970年代设立木刻雕版书组之初,用传统的木刻雕版印刷术完成的《共产党宣言》《楚辞集注》《毛主席诗词三十九首》《稼轩长短句》。可惜当年这批雕版因虫蚀今天大多已不复存在,展出的这些木刻雕版书都成了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