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文廊 > 正文

上海歌舞团如何连摘三朵“金荷花”

时间:2021-06-03 09:40 来源:解放日报

11.jpg

97.29分!上海歌舞团演员张振国自编自演的现代舞作品《背面》,在刚刚闭幕的第十二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评奖中获当代舞、现代舞最高分。这也是上海歌舞团继谢欣编导的《此时此刻》、何俊波编导的《看不见的墙》之后,连续第三届获得该奖项。“荷花奖”是代表中国专业舞蹈艺术最高成就的专家奖,上海歌舞团如何在当代舞、现代舞领域实现三连冠?

观照现实,让作品言之有物

24岁的张振国告诉记者,《背面》的灵感来自一张令人心碎的照片:2015年,土耳其发生难民沉船事件,一个叙利亚3岁男孩溺亡,尸体被冲到岸上。照片中,男孩面朝下趴在沙滩上。这张照片传遍了全世界,也触动了张振国。

“他趴在那里,背对着我们,像睡着了一样。”张振国说。《背面》中,他从头至尾背对观众跳舞。“我想用舞蹈讲述他们没有机会讲述的故事。前方是希望,不能回头的背面是死亡、战争、废墟和不公。”

今年“荷花奖”当代舞、现代舞的评奖竞争格外激烈,《背面》获奖的一大原因,是评审们珍视作品中对社会现实的反映。现代舞作品形式丰富、表达自由,但不少作品仍然存在词不达意、立意不足、构思残缺的现象,观众常常诟病“看不懂”。张振国希望探索现代舞的叙事能力,让作品表现现实,言之有物。

在《背面》的幕后还有一个人忙碌着——上海歌舞团“荣典·首席”演员朱洁静。服装、灯光、后勤保障,她样样操心。张振国不善言辞,她就主动承担了沟通工作。“我在张振国、何俊波等年轻演员身上,看到了一种广阔的思考。他们专业水平过硬,不甘于停留在舒适圈,探索着身体的极致,向往能用舞蹈在国际舞台上传达中国年轻舞者的态度。”

2017年《红幕》上演,朱洁静担任制片人、导演、服装设计和主演。去年在歌舞团年度考核中,朱洁静表演了自己创作的《告别》,献给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我一直在尝试自己没有涉猎过的领域,创作也好,制作也好。我希望给有才华的年轻人一点帮助,也希望和他们一起冒险。”

完善艺衔,队伍保持高水准

张振国是甘肃人,毕业后考入上海歌舞团,成长为独舞演员(A档)。从《霸王别姬》里的乌骓马,到《永不消逝的电波》里的车夫,张振国在一部部舞剧中历练自己。上海歌舞团全国巡演十分忙碌,他只能见缝插针地创作自己的作品。“上海歌舞团开放,艺术创作环境包容。团里每年都会鼓励创作小作品,你想做就努力去做,可以得到许多帮助和扶植。”

今年,由上海歌舞团演员何俊波编导、刘华斌表演的现代舞《时间旅人》也登上了本届“荷花奖”决赛舞台。2018年,正是何俊波创作的《看不见的墙》摘得“金荷花”,当时他只有22岁。张振国和何俊波年龄相仿,“艺衔”相当,比赛中又是竞争者,但张振国说:“有竞争才有动力,我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自2008年起,上海歌舞团在国内首推舞蹈演员艺衔制,把竞争与激励机制引入人才队伍建设,为剧团创作演出夯实人才基础,形成上海歌舞团“一团一策”品牌特色。多年来,艺衔制不断完善,不仅对每一个演员制定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也给更多努力工作的演员提供了发展空间。

在刚刚结束的上海歌舞团年度“艺衔”颁证仪式上,共有32位演员跻身“艺衔”榜单。其中有稳扎稳打蝉联“艺衔”荣誉的熟悉面孔,也有入团2年的新鲜血液。朱洁静和王佳俊再获“荣典·首席”,他们已连任“首席”13年。

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说:“艺术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这两点是我们衡量一个演员业务能力的标准。朱洁静、王佳俊能够坚持13年的考核,肌肉状态、能力和自己的把控力依旧保持着高水准。上海歌舞团的队伍越来越好,靠的是年龄上的积累和艺术上的沉淀,希望大家能够沉淀下来,好好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