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文廊 > 正文

百年建筑化身“洞窟”,见证敦煌文化以全新方式融入城市空间

时间:2022-01-04 11:00 来源:文汇报

2.jpg

《敦煌奇境——传奇洞窟220窟之谜》特展现场。

置身周长63米的环绕式光影剧场,看动画重构壁画风采,舞者复原壁画舞蹈;落座搬入展厅的酒肆,在漫长的欲雪冬夜里点一杯“特调”,享唐时宴饮……新年伊始,上生·新所里原海军俱乐部这幢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建筑化身敦煌洞窟,迎来敦煌研究院首个官方授权指导的线下多媒体特窟特展《敦煌奇境——传奇洞窟220窟之谜》,打通人们对于敦煌文化的五感体验。

由敦煌研究院与上海零卡文化共同出品的这个展览,显然不同于以往常见的敦煌展。一方面,它从单一特窟以及特定题材展开叙事线索——聚焦作为乐舞图像代表的莫高窟特窟第220窟壁画,铺开大唐乐舞民俗画卷;另一方面,它首创“巡展式零售综合体”概念,将敦煌文化以全新方式融入城市空间,以文化场景创造着可期的新消费。这将是一个为期三年的全球巡展项目,上海站为全球首展。

无论展览微视角而强深度的诠释,还是让敦煌文化更具亲和力、体验感和人情味的尝试,无不唤起华夏儿女内在的文化自信,也给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带来颇多启示。

环绕式叙事叠加多元业态,以敦煌乐舞揭开初唐生活画卷一角

敦煌莫高窟现存北魏至元的洞窟735个,其中有壁画和彩塑的洞窟492个,壁画面积合计4.5万平方米,内容涉及古代的宗教、文化、艺术、政治、经济、军事等。此次展览选择最贴近生活的音乐舞蹈作为切入点,以有着代表性乐舞图像的莫高窟第220窟揭开初唐生活画卷的一角。

莫高窟第220窟创建于初唐,存有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题记。窟内主室北壁药师经变的乐舞场景占据整幅画面的三分之一,场面宏大,同时也是最早真正意义上的经变乐舞图,其题材、布局都具划时代意义。上世纪40年代,随着莫高窟第220窟主室表层的千佛壁画被剥落,这一初唐艺术杰作才赫然重晖。除却艺术性与传奇色彩,莫高窟第220窟更为观众打开了解初唐长安生活的一扇窗。壁画中大规模乐队配置、大型灯轮灯树、被大部分学者认为是胡旋舞的乐舞场景,种种线索将壁画来源指向长安城上元夜大型灯会。

步入展览,观众就像跟随第220窟供养人步入寻梦长安之旅,解谜壁画缘起。展览不仅以高清数字打印的方式复刻了精美绝伦的第220窟壁画,更以多媒体剧场、情景打造、壁画乐器实物复原等丰富的展陈手段,配合原创音乐、展厅定制气味等,立体化重构出中古历史和生活,重现壁画千余年前的鲜亮风采。这是一种环绕式叙事,其中环绕式光影剧场体现得尤为明显——轻叙事节奏,沉浸式观感,四面屏幕分别投影出不同的内容,观众可以任意选择面向哪一面。这种叙事多少受到敦煌早期壁画的启示——没有明确的观看顺序,从哪里开始观看都不影响理解。

此次展览最令人大开眼界之处,在于开创性地营造了一个复合型空间,引入酒肆、舞剧等新业态,打破展览空间限制。例如,每晚,展厅都会化身沙漠主题的“月升酒肆”,将敦煌壁画中世俗宴饮的场景融入现代人的夜生活之中,供应多款特调酒水,从视觉、味觉上打开观众对敦煌的想象。每周五、周六晚,这里还将上演取材自敦煌壁画的国内首部音画交互歌舞剧《彼岸花》,特邀知名编舞携新锐舞者,将古老的东方美学带入新的媒体、场地背景下,为观众带来关于敦煌更加丰富的感官体验。

不可移动的敦煌瑰宝何以步入今天的大众生活,值得持续探索

敦煌,地处古代丝绸之路咽喉要地,见证着东西多元文化交流互鉴的历史。可惜,作为不可移动文物,敦煌石窟中那些延续千年、精美绝伦的壁画、彩塑和石窟建筑统统不可能搬到别的地方展示。研究者只能想尽办法把它们复制出来。数十年间,敦煌研究院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办过的展览不计其数,早年办展用的是老艺术家们的临摹品,渐渐地得益于“数字敦煌”,高清采集的壁画和彩塑能够以更为多样的方式呈现在人们眼前。单单在上海,近年来举办过的敦煌主题特展就不在少数,其中2015年亮相喜玛拉雅美术馆的“敦煌:生灵的歌”、2018年登陆上海中心的“丝路敦煌·幸福生存”文化艺术展,都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

敦煌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武琼芳认为,此前的诸多实践还远远不够,敦煌故事引人入胜的讲述值得持续探究。据她透露,曾经有过一个大规模调查,关于“提到敦煌,你会想到什么词”,最终统计出炉的前三个答案分别为“神秘”“遥远”和“飞天”。这份调查让她意识到国民对敦煌的理解依然非常有限。“作为学术研究机构,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将准确的、价值导向积极的信息传递给公众。”

别看此次特展大开脑洞,故事的生动与丰满都以严谨的学术研究作为基石。策展团队与敦煌研究院专家紧密合作,呈现出敦煌壁画乐舞研究的最新成果。同时,策展团队广邀文史专家、音乐人、多媒体设计团队共同开发制作,精心钻研以破解初唐社会图景的合理还原、壁画色彩的全新演绎、大唐音乐的当代诠释等策展难点,让千年敦煌壁画步入当下。武琼芳坦言:“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用展览为观众定义敦煌,而是想营造一座桥梁,拉近敦煌和大众的距离。”这是因为,敦煌就是一个百变美人,不一样的眼光,不一样的专业背景,不一样的年龄层,不一样的文化背景,看到的敦煌都是不一样的。多元、丰富、包容,也正是敦煌最大的魅力。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首站所在的上生·新所,是上海“城市更新”的样本。这使得敦煌在此展开的对话富有层次——来自敦煌壁画的唐代艺术与现代艺术联动,多媒体展览也为园区内的历史建筑带来新的业态。在业内看来,这样一种实践,提示着传统文化与魅力城市空间的结合成为新趋势,带来消费新风尚。当传统文化成为文娱消费的重要主题,它将拥有更强大的生命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而越来越美的城市空间同样需要高质量的文化内容来填充。这两者的融合未来还将随着创意的升级,擦出越来越让人惊喜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