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新闻 > 正文

90后护士朱瑜君:在雷神山,无时无刻不被周遭的青春力量激励与鼓舞

时间:2020-03-24 09:39 来源:文汇报

“我去武汉打‘小怪兽’,一定会安全回来的。”一个月前,作为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新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泌尿外科90后护士朱瑜君奔赴武汉雷神山医院。得知女儿要随队驰援武汉的消息时,她的妈妈哭过,爸爸沉默过,但朱瑜君选择了用这种半开玩笑的方式宽慰父母。

6.jpg

朱瑜君说,“作为医护人员,救死扶伤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在武汉抗疫一线,朱瑜君穿上厚厚防护服,坚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悉心照顾病患。战“疫”的经历让她深深体会到了“主力军上主战场”的责任与使命。今年的“三八”妇女节让她特别难忘:那天,她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1991年出生的朱瑜君告诉记者,此次她所在的这支市一医院奔赴武汉的队伍中,90后占比不小,“身处其中的我,无时无刻不被周遭的青春力量激励与鼓舞着”。

“勇敢,总是以恐惧开头,坚持居中,以爱收尾。”这是朱瑜君写在日记中的一句话,也是她对这30天日夜奋战的小结。

“病人眼中对生的渴望,让我克服了恐惧”

在雷神山工作,紧张而忙碌。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朱瑜君被分配去负责舱外治疗,为进病房的医护人员做好基础工作,从冲配药液、货物申领,到物品调配,工作细致而繁杂。

“每12小时一个班次,我基本已经习惯这里的节奏和生活了。”朱瑜君说,这一个月注定让她一生难忘。至今,她仍记得刚到雷神山的场景——怎一个紧张了得。

那是朱瑜君人生中第一次经历战“疫”:在她面前的武汉,马路上能看到的车辆,不是救援车,就是用于定点救援接送的大巴。

“医院刚开始收治病人的时候,我心里也有点害怕。”朱瑜君有着90后特有的坦率,她告诉记者,一开始在病房工作时,自己不太敢与患者过多交流,怕被感染,“巴不得把自己全部裹起来,板蓝根、泡腾片成了每日必备。”

“是病人眼中写满的对生的渴望,让我克服了恐惧。”令朱瑜君印象深刻的是,病区沿走廊的最后一间病房里,住着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妻。老先生病情重一些,情况相对较差,平躺时已不能好好呼吸;老太太情况尚好,始终在旁守护着老先生。

老先生的病情后来急转直下,生命体征微弱的他需要被转到ICU(重症监护室)接受更精密的监护治疗。转出病房前,他望了一眼在一旁参与抢救的朱瑜君。“真是‘一眼万年’,他的眼神我至今都记得,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还有一次,朱瑜君看到病房里一位阿姨在哭泣,她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前去安慰:“阿姨,你不要哭,我们都在呢,我们会帮你的!”阿姨抹泪道:“我家里的老伴也病了,不晓得他的情况。”

这个病房里,还住着一位与朱瑜君同龄的姑娘。出于对这种疾病的害怕,她不住颤抖,心率一度跳至每分钟150次。经朱瑜君多次开解后,才开始好转。

朱瑜君发现,这里的很多病患不仅身体被病毒折磨,内心也因为远离家人而深感孤单无助。“家人不在身边,离他们最近的就是我们这些护士。”慢慢地,朱瑜君变得勇敢起来,除了照顾患者,很多时候她更会主动去问候、关心病患。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也让她深刻地体会到这句名言所蕴含的医疗真谛:“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在前线“请战”,仿佛一夜长大

在雷神山,朱瑜君还做了一件事:向市一医院临时党支部郑重地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事实上,早在2018年,她就递交过入党申请书,并参加了医院组织的入党学习活动,成为了入党积极分子。

“对于我来说,这份入党申请书更像是一份‘请战书’。我身在前线,自然要担当起一份白衣战士的责任,希望党组织考验我。”面对这场大考,曾笑言自己还是“宝宝”的朱瑜君,仿佛一夜长大。

作为一名泌尿外科护士,朱瑜君偶尔也会想,自己的能力是不是不及呼吸科、危重症科的护士姐妹们。毕竟,她无法参与重大抢救工作,只能负责一些普通的护理工作。但这种想法很快消散,“我在结石患者的护理方面做的工作比较多,这方面的经验也比较丰富。”

巧合的是,这次就有一名新冠肺炎病人,伴有肾结石的基础疾病。为此,市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夏术阶教授还带领团队,与雷神山开展了一次网上会诊,制定了相关的诊疗方案。

紧接着,问题来了: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医护人员该如何向患者介绍这套方案呢?朱瑜君和几名护士姐妹在微信群里讨论起来,不久就想出了一个妙招:在防护服上画出肾结石的解剖图,如此面对面的解说,显然更加直观。看着生动的解剖图,听着关于肾结石的讲解,病人频频点头,放下心来。

听闻入党的好消息,家族群一下子沸腾了

在雷神山工作的这一个月,朱瑜君心里最牵挂的是父母。

一个月前,朱瑜君直到快出发时,才把自己要随上海第八批医疗队出征的消息告诉父母。“爸爸没说话,妈妈当场哭了。”当时,朱瑜君有些懵。

在临别的机场,爸爸和妈妈赶来送行,这回,换成朱瑜君自己湿了眼眶。家人是软肋亦是铠甲。为了让家人放心,在武汉,她专门在防护服上写下“爸爸妈妈,我很好,别担心,爱你们”的短句,让队友拍了照发给父母。爸爸看了之后,也生发出“小囡真是长大了”的感慨。

平日里,身边的党员始终冲锋在前,朱瑜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所在的这支医疗小组的组长、市一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刘德志,以及副组长、市一医院急诊危重病科主管护师王文婕,在忙碌的救治护理工作之余,始终关心着手下这群小护士们。“即使是深更半夜,我们发去消息,他们也是秒回。”朱瑜君说,每天不论多晚,组长都会在工作群里发送今日小报,鼓舞大家的士气、提振信心。

“我是一个渺小的人,是一抹微弱的光,而党组织就是一把火炬,有热度、有光明、有能量,所以我就不由自主想向她靠近。”3月8日,朱瑜君如愿在雷神山医院入党了。

“爸爸妈妈第一时间转发了这个消息,我们的家族群沸腾了,祝贺、夸赞不断,我成了全家的骄傲。”朱瑜君认为,成为了党员,就要主动担当,要敢于扛起更重的责任,更主动地践行使命。

“作为医护人员,救死扶伤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只不过这次疫情发生后,我们换了工作地点,离开了父母、同事。我们的职责始终如一,而参加武汉战‘疫’则让这份工作变得更加有意义。”朱瑜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