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新闻 > 正文

龚琳娜:探寻中国人的“声音地图”

时间:2020-07-31 09:25 来源:解放日报

龚琳娜的一曲《忐忑》,让“上海夏季音乐节开幕之夜”沸腾。“神曲”与交响乐相遇,火花四溅。对龚琳娜来说,她很高兴观众喜欢《忐忑》,但《忐忑》早已是过去时,她想给观众新的东西。

从大理出发,龚琳娜开启了“声音地图”的探寻之路,她希望能走遍中国,采风、创作、教学,让中国声音流传下去。

5.jpg

龚琳娜在“上海夏季音乐节”上演唱

他们的歌声给我力量

7月22日,在上海夏季音乐节户外舞台,龚琳娜第一次面对观众唱起崇明山歌《潮水娘娘》。一句“榔头开仔花嘞个归”,唱的是“女儿远嫁了,何时才能重逢呢?大概要等到榔头开花吧”。唱着唱着,天上忽然有雨点打落,“像是老天爷洒的泪”。神奇的是,歌一唱完雨就停了,天气由闷热变得凉爽起来。

一年前,龚琳娜在上海音乐学院萧梅教授的朋友圈里第一次听到《潮水娘娘》。“如此好听,沁人心脾,恨不得马上去找歌者采风学习。”遗憾的是,这首歌的演唱者张小末,在一年前就去世了。

在听到《潮水娘娘》之前,龚琳娜甚至不知道上海有个崇明岛,崇明岛上有如此好听的山歌。她买来关于崇明山歌的书,发现只有歌词,没有曲子。于是,她一遍又一遍听着张小末的录音,一个音一个音记下来。她还找到张小末的哥哥张顺发,听了他唱的版本。“这首歌非常难学,方言太难懂,歌词唱得又快,我听了不下几百遍,才终于记了下来。我希望‘天上’的张小末能听见我的歌声,我想告诉她,我要把她的歌声传下去。”

除了《潮水娘娘》,龚琳娜最近还学了不少天南海北的民歌。疫情期间,她独自居住在大理,与远在德国的丈夫老锣和儿子们相隔两地。3月底,她的内心开始蠢蠢欲动:我能不能出去采风?一开始去的是大理周边的弥渡县和南涧彝族自治县。在弥渡县,她拜访了年过七旬的弥渡民歌传承人李彩凤。李彩凤在自家的火塘边给龚琳娜演唱了一曲《放羊调》。

6月,她又去了西北寻访“花儿”,完成了多年的心愿。她和西北民谣音乐人张尕怂一起,拜访了不少“花儿”传承人。这是龚琳娜“声音地图”的一部分。宁夏“干花儿”传承人李凤莲在院子里唱起《绿韭菜》,60多岁的人,声音还是那么亮。“他们的歌声给了我很多的力量,让我觉得我的人生是那么丰富。”

摸索独特的声乐教学法

采风之余,龚琳娜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大理的家中,每天早上,她6点起床,7点开始练歌。之后她就出去散步,修剪花草,和邻居一起打太极。每到周末,她都会教邻居唱歌。

正是从教邻居唱歌中,龚琳娜摸索出一套独特的声乐教学法。比如,邻居问她,怎么练声啊?龚琳娜就和老锣一起发明了“哼哈练气”,还录制成时长10分钟的练声曲,全是“哼哼哈哈”的劳动号子。怎么练高音呢?龚琳娜想到早晨公鸡打鸣的声音,就带着邻居们一起模仿,没想到这么一练完,邻居们连《青藏高原》都敢挑战了。

龚琳娜有一位小邻居叫石一,她在山里长大,从小会模仿各种鸟叫。在微博发了她的“哨音”后,网友评论:“天赋异禀”“这竟然是人类发出的声音”“可以和百灵鸟交流了!”录制新专辑《山海神话》时,龚琳娜就请来石一与自己合作,唱出凤凰的鸣叫。

《山海神话》收录了10首老锣的新作,灵感来自《山海经》,每一首都有超高难度的声乐技巧。龚琳娜希望用不同的声乐技巧,表达《山海经》中古代神兽的性格特征和独门绝技。

凤凰的绝技是高音,高音代表的除了美,还有高尚的品德。“这首歌的高音达到High E,非常高,而且声音要特别干净,特别柔和。我到现在还在练习。”

神兽混沌的绝技是“耍嘴皮子功夫”,因为《山海经》里的混沌是一个黄皮囊、圆圆的小萌物。龚琳娜希望用大量的嘴皮子功夫,把混沌的可爱、呆萌表现出来。“当然,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希望有更多人来关注和学习中国声乐技巧。”

对话

唱自己,不忐忑

解放周末:您为什么要去全国各地采风?

龚琳娜:你当然可以从唱片、图书馆或网络上去找资料,但你并不知道这些歌是怎么来的,唱歌的人都吃些啥,他们每天如何生活。所以我带着这些问题去寻根,更多是寻文化的根。采风我一直在做,上半年的疫情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我背着包,往田间地头走。你一定要走进老百姓的家里,才会知道那些歌的生命力来自哪里;你才知道,作为一个歌者,你的根在哪里。

解放周末:在采风的过程中,能了解不同民族的历史以及不同歌者的个性?

龚琳娜:对,就像崇明山歌,没有江苏民歌的嗲,里头有一种骨气。比如云南的纳西族,他们的歌总是有些忧伤,我一听就难受。但是他们的“邻居”白族,歌声里就透着乐观,这与民族的历史和命运息息相关。

解放周末:您在疫情中一个人生活,而且没有演出,但您还是过得有滋有味,每天都在唱歌,在家也唱,出门挖个笋也能唱,和邻居在一起也要唱,还要教他们唱。

龚琳娜:我的生命并不依托于外在的存在。如果我是一朵花,我就要绽放;如果我是一棵树,我就要努力往上长。我是一个歌者,并不是有舞台才唱歌,就像花儿开放,不是因为你欣赏它才开,是因为它本身就要开。歌声是我表达情感的方式,不是一份工作,不管有没有人听我唱歌,有没有人赞美,我都会唱。

解放周末:您不久前演唱了游戏《梦幻西游》的主题曲《下山》,网友们评论说,一听就知道是龚琳娜的演唱。您认为怎样才能避免“千人一声”,找到自己的声音?

龚琳娜: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变成了一样的?因为遵循了一些套路。就跟整容一样,人人都要欧式大眼、高鼻梁,整完之后全是一样的“网红脸”。但是,正是因为不一样才好看。

其实每个人的声音都不一样,就连公鸡打鸣也是,有的特别洪亮,有的很沙哑。我们只需要遵循我们的气,用我们的身体来歌唱,就会不一样。如果你硬要去模仿别人,就失去了自己。

解放周末:找到不一样的中国声音,也是您做“声音地图”的目的吧?

龚琳娜:对,我想知道每个地方由于方言、人的性格不一样,会有怎样不同的发声方法。我想把这些发声方法都搜集起来,慢慢总结中国声乐艺术的技巧,形成独特的教学系统。我觉得西方声乐,尤其是美声唱法之所以能够在全世界传播,是因为它有理论,成体系,方便教学。而中国声乐在教学中不应该缺少一席之地。

解放周末:“声音地图”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龚琳娜:我还会不断去采风、去搜集不同的中国声音。但是,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中国太大了,我一辈子也做不完这件事,所以我希望能够跟一些学音乐的年轻人合作。其实目前已经有很多人加入进来了,他们都很感兴趣。

我不仅要把这些歌记录下来,还要做成有趣的练声曲,教大家唱这些歌。我去采风的山区没有音乐老师,我又不能留在那里当音乐老师,所以我就希望把练声曲做成音频或视频,在手机上播放,孩子们可以跟着学。我到了全国各地,都会教他们唱。我希望人人都能学唱中国歌。到了国外,我还要教外国人来唱中国歌。

解放周末:经常能在抖音、微博、B站上看到您发唱歌的小视频,很接地气,是希望把互联网变成课堂吗?

龚琳娜:我本身就是一个被互联网选择的人,《忐忑》是在网上火的,所以我感恩互联网,但《忐忑》早已是过去时,我不想做《忐忑2》《忐忑3》,我必须给观众新的东西。

在网络平台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都可以去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可以去表达自己。所以我认为,在这个时代,有才华、努力的人是不会被埋没的。其实已经有很多人在抖音上跟我学唱歌了。我希望利用好网络,把中国人的歌声传递下去。作为一个中国歌者,这是我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