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一位农村妇女的作家梦

时间:2022-01-14 09:48 来源:解放日报

马慧娟只有初中文化,终日忙于种地、打工。多年来,她用手机写了几十万字的“生活日志”,记录了像她一样的西北农村妇女的酸甜苦辣。因此,她被人称为“拇指作家”。请听马慧娟在《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节目中,讲述自己用手机写作的故事。

我叫马慧娟,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和村里其他400多个农村妇女一样,农忙时,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农闲时,我们三五成群在村子附近打零工。我们都有自己的名字,却时常被称呼为某某的老婆或者谁谁谁的妈。

除了和我一起干活的这些姐妹搭档,我还有另外一个好搭档,那就是我的手机。

有人把我叫作“手机作家”,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作家,我只是喜欢在劳作之余写东西。这些年,我写了几十万字,用坏了7部手机,也让我的姐妹搭档们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一起干活的时候,只要一闲下来,我就在捣鼓手机,背后的闲言碎语肯定少不了。

2008年的时候,我用打工积攒的钱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手机在我的手里,从通信工具变成了写作工具。别人凑热闹聊天的时候,我在摁手机;别人在兴致勃勃看电视的时候,我在摁手机;别人夜里都早早地休息了,我还在摁手机。

不知不觉中,我用坏了7部手机,我爱人很不高兴,说“多好的手机到你手里都得坏”,时不时给我甩脸子。我妈更是训我:一个农村女人一天到晚摁手机,写那些东西干吗?难道还能改变你农民的身份?

在我们那里,农村妇女的生活常态就是不停地忙碌。要种地,要喂牛羊,要伺候老人,更要照顾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每天重复着这些活计,我看不到我们的奔头在哪里。那些作家们笔下田园生活的诗情画意,在我眼里只是无尽的重复和劳累。看着我的那些姐妹一天天变得苍老的面孔和疲惫的神情,我从心里觉得疼痛,就想:如果我能写下我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等我们老了,再读给她们听,是不是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我从小就爱读书,梦想着把自己喜欢的事物都用笔记下来。但是,在当时的西北农村,大部分女孩早早就失去了读书的机会,根本没有梦想可言。我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我渴望继续上学,但是我也深深理解父母亲的艰难。那个时候,我时常对着书本默默地哭,父母亲看着我那样,也不停地唉声叹气,但是我不能再去上学的事实已经无可改变。

转眼我20岁了,在农村,20岁的女孩子如果再不嫁人,就会被人说闲话,所以,我不得不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结婚。紧接着,两个孩子出生了。为了养活一家人,丈夫外出打工,我一个人在家带着孩子,还要种8亩地。生活对我来说真是太艰难了,动不动连饭都吃不到嘴里,常常是孩子哭一场,我跟着哭一场,日子过得没有一点指望。因为常年在土地上劳作,我觉得,在我生活的地方,天和地永远都是灰蒙蒙的。

但是,自从有了手机,我看到了生活中其他的色彩。当我发现手机QQ空间上可以写字发表的时候,我的惊喜不亚于突然发现打工多挣到了钱。我一边在家种地打工,一边在网络空间耕耘。我渴望地里有好收成,但网络空间给了我更大的惊喜。我的文字被越来越多的网友喜欢,他们一起分享我的文字,也分享我的生活。

有一天,一个网友姐姐问我:为什么你每次只写100多个字,还没看多少就没了?我说没流量,不敢写。那个姐姐很惊讶。她要走了我的电话号码,说流量她来给我,让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不要因为流量而委屈自己。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没有了后顾之忧,那一年,我在劳作之余,用手机写了十几万字。与此同时,我的另外一个网友自告奋勇帮我去投稿。不久,我的4篇小文章第一次变成铅字,发表在《黄河文学》上。编辑部寄来了930元钱稿费。当我把这个消息发在QQ空间上的时候,网友们沸腾了,纷纷为我喝彩。我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感受到了写作的力量。

后来,我又萌生了新的梦想,我想凭借我自己的努力,去看看江南的春天,因为江南的春天不同于西北,有着文字难以言说的美妙。我还想去看看那些鼓励过我、帮助过我的网友,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文字。

这就是我的故事。虽然此刻我依然在为生活奔波着,但我还会坚持写下去,写过去、写现在、写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