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新闻 > 正文

周冬雨:十年来最坚韧的“一种专注”

时间:2019-11-28 10:05 来源:文汇报

特殊的际遇与性格,仍然可以在喧嚣的娱乐场造就一位不断进步的好演员,这样的进步与坚持,对演员自身甚至对娱乐场本身的良性发展,都有积极意义。

犹记得2010年张艺谋导演的《山楂树之恋》里,清美温良的静秋在弥留之际的老三床前作了一段哭中带笑的深情告白。彼时初出茅庐的周冬雨在这里的表现看上去十分有“表演”的痕迹,然而这部以轻声细语回味沉重初恋的电影最终所要成就的正是这样的效果——面对无法回应的恋人,静秋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自己的强颜欢笑,但所有装扮最终都化成无法挽回的悲痛。演员的表演行为与角色的表演行为在片中高度统一,相信这是周冬雨凭借此片一鸣惊人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

2.jpg

《喜欢·你》中兼具少女情怀与自强意志的厨师顾胜男是截至目前周冬雨表演相对成熟期的代表作

或许将周冬雨归为惯常意义上的国产青春小花旦有些不太合适,从《山楂树之恋》到《宫锁沉香》《同桌的你》,表演生涯初期的周冬雨,面对的并非是以明星姿态撞入娱乐圈的“表演本体/社会表演”的困境;相反,这位出自于普通工薪家庭,因为偶遇海选而被张艺谋选中的姑娘在考上北京电影学院后停拍一年,及后仍以清纯形象呈示银幕。尽管《山楂树之恋》的成功令其声名鹊起,但对她演绎的角色的单一化及其并非以娱乐化语境下的“颜值”取胜,实际上有很多不看好的声音。

3.jpg

《山楂树之恋》里周冬雨饰演清美温良的静秋,以清纯形象呈示银幕

然而她毕竟还是走了下去,在宁浩的《心花路放》里戏路陡变,以“杀马特”少女姿态完成一次微小的变化,也许也是对新演员都会遭遇到的突破“本色”阶段的主动推进。她并非普罗大众眼光中标准款的美女,表演的分量属于轻量级,经常眯缝着眼,惘然而释然地进入某一个角色自发闯入的情境。《湘江北去》中的正史人物杨开慧、《心花路放》里的少女周丽娟、《暴走神探》中的盲女慧兰,是她表演初期阶段的不同尝试,具有非常“周冬雨”的神形特征,同时也可以看出她似乎在有意持续地调整自己,让自己外形上的那一份“非主流”燃烧出不一样的光热。

2016年的《七月与安生》终于成为年方廿四的周冬雨的进阶之作,擅长在改编文本与电影成果之间“化腐朽为神奇”的导演曾国祥非常敏锐地把握到了周冬雨与角色“安生”之间的共同特征——潜藏于散漫姿态下的坚韧傲骨。影片里不同人生阶段的安生浑身上下散发的不同气质,于周冬雨的演绎中变得自然通顺,不着痕迹。七月与安生重逢的酒桌上,饮醉的安生不安地环顾四周,微皱眉头向七月吐露心中不快,犹疑地想避却避不开的情事摊牌,欲说还休的状态非常像《山楂树之恋》中的静秋。但显然周冬雨在处理这一场景时采用了与《山楂树之恋》截然不同的表演方式,从对假定情境的代入程度及至表演的强度都有相当精微的控制力,呈现出演员对表演行为的高度把握与胸有成竹的态度。

4.jpg

《七月与安生》令周冬雨在人生最黄金的年华收获了若干华语电影界的重磅女演员奖项,亦向世人明确了她对表演之路的努力开拓与自信

《七月与安生》令周冬雨在人生最黄金的年华收获了若干华语电影界的重磅女演员奖项,亦向世人明确了她对表演之路的努力开拓与自信。同一些女演员接下品质良莠不齐的片约不同,周冬雨的大银幕作品,几乎没有在整体水平线上失手的。借助影片相对较高的平均水准,她得以用比较轻松的姿态完成自己的一个个戏中形象。

许宏宇执导的《喜欢·你》(2017)中兼具少女情怀与自强意志的厨师顾胜男与刘若英执导的《后来的我们》(2018)是截至目前周冬雨表演相对成熟期的代表作,前者发挥了她自称“大大咧咧”的本色特征,令角色盘腿坐着面对喜欢的人微妙动情,灵动地跳跃于情愫的边界;后者聚焦北漂群体,在女主角方小晓身上散漫出的不仅仅是应对各类生活与情感困局的多愁而坚强的女生,更是举手投足中的市井味道。把握或代入角色情感相对来说是表演的进入阶段,而令自己变成一个千万人间的普通人方小晓,则又是另一种境界了。

实际上在张猛导演的 《阳台上》(2019)中,周冬雨以特别演出的身份扮演了一个游荡在上海旧城废墟中的女子,看上去非常像是她过往角色共同气质的缩影:茫然、纯真、不甘平静。在观看这部影片的时候无论如何想不到,几个月后,周冬雨将再次于大银幕上惊艳登场。《少年的你》(2019)仍然由《七月与安生》的主创团队打造,周冬雨为片中陈念的一些戏份剃了光头,但这远非重点。正如影片的男主演、出自于TFBOYS组合的易烊千玺贡献了几乎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稳重而老辣的表演一样,周冬雨在影片中的蜕变,随着陈念由校园霸凌见证者到反抗者的转化而显得厚积薄发。因应导演曾国祥在许多桥段中设置的命运迷宫一般的场景,周冬雨在奔走、受审与同小北相见的场景中的数度凝视,精准地呈现了犹疑、恐惧、心丧若死与极端绝望等意态各异而同时层层递进的人物内心。在陈念身上,观众可以非常直观地发现,周冬雨开始以细水长流的方式把握人物的行动逻辑与节奏,不同情态下的外在表现,往往不再是比较单一的微表情,而是以凝重的“无”表情呈现情绪的反差,在浓厚的舞台顶光效果氛围与近景镜头中,这种属于演员自身的“光耀时刻”就显得尤为突出。

正如该片另一位演员尹昉所说:“她随时可以用不同方式哭出来,可以流完眼泪笑,可以笑着流眼泪,可以眼泪停在那儿,没有一条是一样的,永远给你的反应都是新鲜的”,在《少年的你》中,周冬雨几乎将她的过去与现在的表演技巧全面整合,成就了为她所用的多面向演出空间。初时那个胜在自然的静秋,同而今与世界决绝作战、永不屈服的陈念,都是同一个周冬雨,在她们身上连接着一条见证了一位从平凡的海选生到尊重表演的行者的成长之路。

成名演员多会考虑参与影视制作的资本环节、参加综艺节目或在公众活动中积极发声,周冬雨自然不能免俗。然而特殊的际遇与性格,仍然可以在喧嚣的娱乐场造就一位不断进步的好演员,这样的进步与坚持,对演员自身甚至对娱乐场本身的良性发展,都有积极意义。而周冬雨的这十年表演生涯的另一层意义在于,有时候是不是所谓的“几小花旦”、前路会不会得到最大多数人的认同,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