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女性新闻 > 正文

《新龙门客栈》再变脸,史依弘做实验:不像大片了,观众还爱吗?

时间:2020-01-09 11:30 来源:上观新闻

2.jpg

收到金镶玉造型的手办小人,史依弘笑得开怀:“这个比我可爱得多。”她手中的小“金镶玉”正是排练场上曾让戏迷惊掉下巴的造型——那个泼辣的龙门客栈老板娘跃上长桌翘腿而坐,哪还是一向端庄沉稳的史依弘?

3.jpg

第十二届东方名家名剧月3月13日将拉开帷幕,开幕大戏是史依弘担纲的新编京剧《新龙门客栈》。“去年这时,我们建组开始创作。我们的编剧信浮沉是个年轻的老戏迷,本职工作其实是杂志编辑,我们在网上认识。导演胡雪桦小时候也跟过戏班,学过两年戏,去了美国多年,回来还是喜欢听余叔岩、梅兰芳。”史依弘想说明——这是一个靠兴趣集合起来的班底。

《新龙门客栈》由上海弘依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上海京剧院联合出品。2016年,史依弘成立“弘依梅”,公布的第一个剧目就是它。“心里一直想做的戏,一个梦想,再不做就做不动了。因为它特别火爆,连唱带打带做,还要在一分钟里完成两个角色的变装——首演时,很多观众不相信,字幕打了金镶玉、邱莫言都是史依弘,可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

4.jpg

最让史依弘高兴的是,这出戏带出了一批中生代,“王玺龙在京剧院一直演的老戏,从没演过现代戏,有些老戏迷可能知道他,大多数观众不知道还有这号人;孙伟已经准备改行做行政了,空有一身功夫,可惜啊。”史依弘说,她是刀马旦出身,有一份情结,深知武戏演员机会少、能打的时间也就几年,“我要是不老,再排两出,带着他们玩,多带劲”。

去年五一,《新龙门客栈》在上海大剧院首演两场,票房全满,不到四个月后又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目前为止演了6场。挺多外地邀约,但这个戏的舞台制作实在太庞大了。”史依弘说,在东艺亮相的《新龙门客栈》将是一个“更靠近京剧本体”的版本。“我们在修整打磨,但不是对某个具体的动作、唱腔细节的调整,重点在舞美上。”史依弘形容,首演版《新龙门客栈》更像电影大片,巨幅投影一打,十分抢眼,观众的注意力很难不被吸引,演员就变小了。“我想试试,去掉多媒体,这个戏还能不能受欢迎?”如果说首演版舞美更实,修改后的版本虚实结合,更注重京剧程式性的部分,“京剧的景其实都长在演员身上,演员说这是门就是门,这是桥就是桥。但对新观众来说,一开始可能确实难以理解。现在的观众对新戏的期待是不一样的,如何平衡,把制作缩小一点,让观众真正领略到京剧本体的魅力,是我们下一步的方向。”

小一点,有现实的考虑。“舞台上90多个灯光,投影要正投、背投,全部舞美装起来要五六车集装箱,对一部京剧来说确实难以承受,哪怕演10场都卖光。”史依弘说,当演员,谁都想自己排的戏多演几场,开了公司、自己做制作人,才明白“经费也很重要”。“多演几场,成本摊下来,可能赚得更多,但也可能越演越亏。其实京剧一向如此,前辈们都是精打细算过来的。一套戏服,为这出戏做的,下一部戏也要能穿。”

首演版还会不会再现?她瞪大眼睛:“还想看啊?”复而笑道:“有钱就演。”

东方名家名剧月的舞台,史依弘不陌生。“12届里,我至少参加过五六届,演过传统戏,也演过新编剧,还在这里作为观众欣赏过很多国际一流演出,学到不少东西。”作为国内第一个以民族戏曲为核心的成规模定期展演,力图把传统演出淡季“做热”的东方名家名剧月迄今上演过15个省市、24个剧种的150台202场演出,登台艺术家汇集5位梅花大奖、88个梅花奖、56个白玉兰奖和50个文华奖。

5.jpg

今年东方名家名剧月将在3月13日至4月26日期间迎来14台17场戏曲演出,上海沪剧院《一号机密》《雷雨》、上海越剧院《西厢记》、上海独脚戏文化传承中心大型滑稽戏《舌尖上的诱惑》、张军“水墨新调新昆曲演唱会”等将陆续登台,闭幕大戏是上海昆剧团《临川四梦》,同一个舞台连续献演“四梦”亦是首度呈现的盛况。

长三角周边城市特色地方剧种展演也在本届启动。杭州越剧团将呈现经典保留剧目《玉蜻蜓》和青春传承大戏《红楼梦》。江苏省演艺集团锡剧团将带来锡剧《沙家浜》《珍珠塔》,这是锡剧首次加入东方名家名剧月“菜单”。锡剧《沙家浜》在尊重和保留经典基础上进行全新制作,特别是现场音乐突破民乐伴奏模式,以数字乐队模拟西洋管弦乐队,以电子交响乐烘托现场气氛;新版《珍珠塔》更为注重民俗性和喜剧性,经过时尚打扮的传统名“塔”,将为沪上观众呈现小剧种的迷人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