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亲子园地 > 正文

辛灵中学有这样一群小爸爸小妈妈,他们还孩子们一份打动人心的爱

时间:2019-11-28 10:14 来源:上观新闻

6.jpg

早上7点20分,庄是丰和过去11年的每一个工作日一样,准时来到辛灵中学的食堂,和他的学生围坐在一起,开始吃早饭。

“牙刷了吗?衣服洗了吗?澡洗了吗?”这是庄老师这些年来不变的开场白。虽然絮絮叨叨,却满是“老父亲”式的关爱。

上海市辛灵中学是以初中阶段行为失范、心理偏常学生为主体教育对象的一所专门学校。刚进校时,这些孩子大多在心理上孤独过、迷茫过,三年后离开时,他们载着温暖开启人生新路。

因为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有关爱自己的“小爸爸”和“小妈妈”。

7.jpg

不愿回家的孩子,缺失的家庭教育

每周五放学,小黄紧蹙着眉头,拖拖拉拉跟在队伍的最后面,踌躇不前。问他为什么不开心,他嘟着嘴:“我不想回去,回去没人给我做饭,也没有人管我。”

学校做过这样一个背景调查:这里约有1/3的孩子,家庭是不完整的,很多孩子是单亲家庭,和爷爷奶奶生活的也不再少数。“有一次全校开家长会,最后来的家长好不容易‘凑’满了一个会议室,”辛灵中学副校长黄权说,“在我们学校,‘家校共育’中的家庭教育是缺失的,而学生的行为偏差很多时候根源恰恰就在于父母从小的教育。”

缺失的父爱母爱哪里找回来?辛灵中学只有五位班主任,但这五位年轻的班主任都是“既当老师又当父母”,从进校开始教孩子洗衣服、督促他们刷牙洗脸开始,到换季帮他们一起晒被子换床褥,几乎形影不离。但对于五位“爸爸妈妈”而言,除了教会他们生活技能之外,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在毕业之时“明理、自律”,成为一个三观正、可以自食其力、对社会有用的人。

8.jpg

让孩子站“C位”,给他们关爱的眼神

“双11”那天,初二的小潘拦住了王菲菲老师的路,问她:“菲菲老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王菲菲故意轻描淡写:“双11呗”。小潘有些失望,转身走了。

但是当他转了一圈回到教室,他突然发现菲菲老师已经在那里了,手上还多了蛋糕和他最爱的炸鸡和可乐。生日歌响起,全班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笑着祝他生日快乐。这个有些叛逆的孩子,眼角顷刻湿润了。

记得住每一个孩子的生日,是辛灵中学班主任的“基本功”。“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些孩子调皮惹事,就是因为他们缺少关注,拼命地在刷‘存在感’,”王菲菲说,“所以我们尽量创造一些机会,让他们站‘C位’,让他们当主角,他们感受到关注的目光,就会有一份温暖在心头。”

初二班主任党彦的班上有一个小陈,平时跟着80多岁的爷爷奶奶过,平时喜欢用各种违纪行为来“冒泡”。小学的时候,班里的同学都不喜欢这个爱惹事的孩子,慢慢地,他就坐到了教室的最后面,大家几乎都敬而远之。党彦却“反其道而行之”,把这个调皮的小陈安排在最中心的位子,上课经常提问,班级活动也请他一起参与。慢慢地,小陈不那么爱“冒泡”了,今年期中考试,他的物理考了全年级组第一,而他当年刚进校的时候,物理测验只有个位数。

党彦说,这里很多孩子的家庭教育都是比较简单,有的还很粗暴。家长和孩子间的沟通很少,关注更是缺乏。“只有孩子敞开心扉了,我们才能对症下药,”刚刚毕业的党彦自己是个90后,在这群孩子中间,却早已是一个经验老道的“小爸爸”。

9.jpg

传承“辛灵”品牌,铺一条光明大道

初三班主任黄仁麟不久前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以前的学生小王,如今已经是星巴克里的咖啡师。那一天,小王不仅给黄老师带来了浓香的咖啡,还为恩师描绘了自己未来的蓝图:开一家咖啡店,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黄仁麟很欣慰,因为他带新班的时候,和孩子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不能做一个‘手心向上’的人。”很多在辛灵中学读书的孩子,因为缺少家庭的关爱,对于未来几乎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我们希望孩子们走出校门的时候可以自食其力,但他们更需要一个引路人,”黄仁麟说,别人眼里的“熊孩子”,其实都有自己的闪光点。

在辛灵中学,年轻的班主任们,都经历过从被拒绝到被接纳的过程。这一路中,各个班主任都有自己的“技巧”:有的老师会自己常备水果,有空了就给孩子们削一块苹果剥个香蕉;有的老师放了学和孩子们一起打篮球,然后变成“死党”;还有的老师等到10点多夜深人静的时候和孩子单独“聊天”,走近一颗颗需要慰藉的心。

从“被边缘”的皮大王,到毕业走出校门时彬彬有礼的年轻人,在辛灵中学,每年都上演着朴实无华而感人至深的故事。这些故事的背后,都是这些“小爸爸”,“小妈妈”们每天的陪伴和付出。

“一个都不放弃”、“人人都会成功”这是辛灵中学老校长、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谢小双带给学校的理念。如今,谢校长退休了,但这两句话依旧刻在辛灵中学的墙壁上,成为年轻教师的座右铭,激励着这群不一样的育人者继续着这份特殊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