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权威声音 > 正文

习近平的共同富裕观与马克思、恩格斯的共同富裕观,有何联系与区别?

时间:2022-01-12 11:39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郝铁川

3.jpg

实现共同富裕是我们共产党人的远大理想。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共产主义社会的共同富裕理论。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杂志刊发《扎实推动共同富裕》(2021年第20期)一文,创造性地提出了社会主义阶段的共同富裕思想。这两种共同富裕观既有一致性、又有差异性,体现了马克思主义阶段革命论和不断革命论的统一。

两种共同富裕观的一致性

第一,两者都强调共同富裕要建立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共产主义的共同富裕是建立在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科技极度发达、劳动生产率空前提高、劳动时间大大缩短、社会产品极大丰富的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则指出,共同富裕要把推动高质量发展放在首位,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强发展能力创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条件,提升全社会人力资本和专业技能,提高就业创业能力,增强致富本领。

唯物史观认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些客观规律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强调共同富裕要以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为前提,这既坚守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同时也在实践中有利于我们防止贫困基础上的平均主义现象的发生。

第二,两者都强调共同富裕既要物质生活极大丰富,还要思想觉悟极大提高。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人们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思想境界达到非常高的地步,不是把劳动当作谋生的手段,而是当作自觉的第一需要,每个社会成员可以按照自己兴趣、爱好、意愿及社会需要自由选择职业和变换工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目前要进行的共同富裕工作,不仅要促进人民物质生活的共同富裕,还要促进人民精神生活的共同富裕。促进共同富裕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高度统一的。要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发展公共文化事业,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

强调共同富裕不仅要“富肚子”还要“富脑袋”,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的辩证关系。它有利于防止资本主义现代化国家虽然物质繁华但精神萎靡等“现代病”的发生。

第三,两者都强调共同富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等指出,共同富裕虽然是共产主义的目标,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一个过程。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认为,社会主义是实现共产主义共同富裕的过渡阶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同富裕是一个长远目标,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对其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要有充分估计,办好这件事,等不得,也急不得。我们要实现14亿人共同富裕,不是所有人都同时富裕,也不是所有地区同时达到一个富裕水准,不同人群不仅实现富裕的程度有高有低,时间上也会有先有后,不同地区富裕程度还会存在一定差异,不可能齐头并进。这是一个在动态中向前发展的过程,要持续推动,不断取得成效。

强调共同富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由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所决定的。它有利于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避免“内卷”“躺平”,防止落入“福利主义”养懒汉的陷阱。

两种共同富裕观的差异性

第一,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共同富裕主张,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理论;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共同富裕思想,则是社会主义阶段的理论。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的共产主义社会共同富裕的特征,是社会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共同富裕思想,则是建立在社会主义社会“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原则基础上的,强调共同富裕要靠勤劳智慧来创造,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重点鼓励辛勤劳动、合法经营、敢于创业的致富带头人。

承认这一差异性,有利于我们循序渐进地促进共同富裕,防止过去“一大二公”“穷过渡”教训的发生。

第二,马克思、恩格斯的共同富裕理论主张限制乃至消灭私有制,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共同富裕思想强调要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大力发挥公有制经济在促进共同富裕中的重要作用,同时要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同时要强调先富带后富、帮后富。

承认这一差异性,是尊重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发展规律的要求。民营经济与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休戚与共、息息相关,结成了命运共同体。经过40多年的发展,民营企业在社会发展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通俗的说法叫作“56789”,即“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第三,马克思、恩格斯的共同富裕主张,是要达到“每一个人都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共同富裕思想,是要通过“提低、扩中、节高、去非”,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提低”即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低收入群体是促进共同富裕的重点帮扶保障人群;“扩中”即着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节高”即合理调节高收入;“去非”即取缔非法收入。

承认这一差异性,有利于我们把握当前共同富裕的工作布局,错落有致地实施共同富裕工程。

由上可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共同富裕思想与马克思、恩格斯的共同富裕思想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从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科学社会主义关于社会主义阶段如何推进共同富裕的空白,丰富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作者为杭州师范大学沈钧儒法学院院长、华东政法大学教授)